内经运气病释 自序

《素问》自「天元纪」以下七篇,皆言五运六气,天时民病。同异生化之原,正反逆从之治。而先于「六节脏象篇」发其端。凡在天人气交之病,非此不能知也。夫治病不外乎五行,五行又不外乎阴阳。而言五行者,不知言合化之五行。言阴阳者,又不知言过、不及之阴阳。则阴阳非此阴阳,五行亦非此五行矣。况并阴阳五行之不言,乌知所谓气交者哉?爰就《内经》之言运气者,首列经文民病于上,即以气交之旨隐括而疏通之,并以宋人陈无择三因十六方、国朝江阴缪问芳远氏十六方解附焉。或有疑而诘之者曰:人病之来也何有常?而子独以运气为言,岂能于人身之病定相合耶?然而余之意本不为是也。经曰:善言天者必应于人,善言古者必验于今。人身一小天地,天地之生长收藏备于人身,人身之盛衰虚实同于天地。论司天固足以明天道,即不论司天而人在气交之中,即因气交而为病。于古如是,于今如是。即仲景论伤寒所以撰用《素问》者,亦无不如是。盖非是则不知病之所以为治,并不知人之所以为病。乃自有马元素、程德斋之徒,索隐行怪,流入异端,而人不解《内经》大义,遂继之以不信于是,而凡六经之病之生于气交者,无人能道。曷怪其谓《内经》运气若无与于六经病,而且谓仲景之论亦无与于《内经》运气乎。故莫若揭此七篇病因治法,以求六经病所由来,而六经之何由而病,病之何由而治,即可以《内经》之言明仲景之法,并可以知今人之病无一不出于《内经》之言。此「天元纪」以下七篇所以不可废也,岂必拘泥乎运气哉。是编也,余于同治乙丙岁来往吴淞峰泖间所作,藏之箧衍二十年矣。今命子润庠重加编次,将以授诸梓人。乃自述其作书之意如此。

光绪十年甲申人日,陆懋修书于邸舍之双娱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