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气易览 卷之二

十六、论六十年客气

司天在泉四间气纪步,各主六十日八十七刻半。客行天令,居于主气之上,故有温凉、寒暑、蒙暝、明晦、风雨、霜雪、电雹、雷霆不同之化。其春温、夏暑、秋凉、冬寒四时之正令,岂能全为运与气所夺?则当其时,自有微甚之变矣。布此六十客气列于主位之下者,使知其气之所在之大法也。其天符、岁会、平气、支干、逆顺,气与运相生、相克,客胜、主胜、灾化、分野、交时先后、淫胜郁复、嘉祥灾变,各各不同。而六气极则过亢,灾害生矣。故气极则反,由是所承之气居下以乘之,经所谓相火之下,水气承之是也。又有中见之气从之,经所谓少阳之上,火气治之,中见厥阴是也。盖阳极则阴生,阴极则阳生,斯五行相济之妙用也。其中见者,乃手足经六合藏府相乘之化是也,在天地间气自应之矣。

十七、论天地六气(图在主气客气文内)

五行阴阳之气以布八方。盖天气降而下,地气迁而上。地之气静而常,天之气动而变。其六气之源则同,六气之緒则异,何哉?盖天地之气始于少阴而终于厥阴。经曰少阴所谓标,厥阴所谓终是也。地之气始于厥阴木,而终于太阳水,经曰显明之右,君火之位是也。故天之六元气反合地十二支,以五行正化对化为其緒。则

少阳司子午、太阴司丑未、少阳司寅申、阳明司卯酉、太阳司辰戌、厥阴司巳亥,天气终始之因如是而已。

地之六气反合天之四时,风热暑湿燥寒为緒。则

厥阴风木主春,少阴君火主春末夏初,少阳相火主夏,太阴湿土主长夏,阳明燥金主秋,太阳寒水主冬,地气终始之因如是而已。

经曰天有阴阳,地亦有阴阳者,乃上下相临也。天气动而不息,故五岁而迁。地气静而守位。天气不加于君火,则五岁而余一气,右迁相火之上,以君火不立岁故也。地之纪五岁一周,天之纪六期一备。五岁一周,则五行之气遍。六期一备,则六气之位周。与干加支之緒小同,取阴阳相错,上下相乘,毕其纪之之意也。以五六相合,故三十年一纪,则六十年矣。

交六气时日图

歌见六气迁移加临之图内。

十八、论主气

地气静而守位,故春温、夏暑、秋凉、冬寒为岁岁之常令,四时为六气之所主也。厥阴木为初气者,方春气之始也,木生火,故少阴君火、少阳相火次之。火生土,故太阴土次之。土生金,故阳明金次之。金生水,故太阳水次之,皆相生而布其令,莫不咸有緒焉。木为初气,主春分前六十日有奇,奇八十七刻半,自斗建丑至卯之中,天度至此,风气乃行也。君火为二气,主春分后六十日有奇,自斗建卯正至巳之中,天度至此,暄淑乃行也。相火为三气,主夏至前后各三十日有奇,自斗建巳正至未之中,天度至此,炎热乃行也。土为四气,主秋分前六十日有奇,自斗建未正至酉之中,天度至此,云雨乃行,湿蒸乃作也。金为五气,主秋分后六十日有奇,自斗建酉正至亥之中,天度至此,清气乃行,万物皆燥也。水为六气,主冬至前后各三十日有奇,自斗建亥正至丑之中,天度至此,寒气乃行也。六气旋相,以成一岁之主气也。天之六气之客,每岁转居于其上,以行天令者也,是故当其时而行变之常也,非其时而行变之灾也。如春行夏秋冬之令,冬行春夏秋之令,此客加主之变也。故有德化政令之常,有暴风疾雨迅雷飘电之变。冬有燥石之热,夏有凄风之清。此无他,天地之气胜复郁发之致也,此则五气丽乎太过不及之征耳。

十九、论客气

六气分上下左右而司天令,十二支分节令时日而司地化。上下相召,而寒、暑、燥、湿、风、火与四时之气不同者,盖相临不一使然也。六气司于十二支,有正对之化。厥阴司于巳亥,谓厥阴木也,木生于亥,故正化于亥,对化于巳也。卯虽为正木之分,乃阳明金对化也,所谓从生而顺于己。少阴司于子午,谓少阴为君火尊位,正得南方离位,故正化于午,对化于子也。太阴司于丑未,谓太阴为土,土属中宫,寄于坤位西南,而居未分,故正化于未,对化于丑也。少阳司于寅申,谓少阳相火,位卑于君火,虽有午位,君火居之,火生于寅,故正化于寅,对化于申也。阳明司于卯酉,谓阳明为金,酉为西方属金,故正化于酉,对化于卯也。太阳司于辰戌,谓太阳为水,虽有子位,以居君火对化,水乃伏土中,即六戊天门戌,六己地户辰是也,故水虽土用,正化于戌,对化于辰也。此天之阴阳合地之十二支,动而不息者也。但将年律起当年司天,相对一气为在泉,余气为左右间,用在泉后一气为初之气,主六十日有奇。至司天为三之气,主上半年。(自大寒日后通主上半年也。至在泉为六气,主下半年。自大暑日后通主下半年。)经曰:岁半已前天气主之,岁半已后地气主之者,此也天之六气客也。将此客气布于地之六气步位之上,则有气化之异也。经曰:上下有位,左右有纪者,谓司天曰上,位在南方,则面北立左右,乃左西右东也。在泉曰下,位在北方,则面南立左右,乃左东右西也。故上下而左右殊。经曰少阳之右,阳明治之。乃南面而立,以阅之至也,非论上下左右之位,而与显明之右,君火治之之意同,谓南面视之指位而言也。

六气正化对化之图歌

少阴正化午对化子。太阴正化未对化丑。少阳正化寅对化申。阳明正化酉对化卯。太阳正化戌对化辰。厥阴正化亥对化巳。

歌曰

午(位火)寅(生火)同酉(属金)未(寄土),戌(门水上伏天)亥(生木)正方由,十二支分半,余皆正化求。

六气迁移加临之图歌交主气时日歌曰

厥阴之气大寒初,君火春分二上居,小满少阳三候主,太阴大暑四交秋(分),五定阳明位寒暑,终于小雪!(客行天命,有寒暑燥湿风火之化,主当只奉之,客胜则从,主胜则逆,二者自以多少为胜,而无复兴常胜殊)。

四间气之图歌

四间:此以客气论之,司天为三气,在泉为终气,余为左右间,司天左为四气,右为二气,在泉左为初气,右为五气。

歌曰

如推四间居何地,标准司天与在泉,左四天旁同右二,左初右五列泉边。

二十、六十年主客加临天气

(子午)初寒切霜雪冰,二风雨虫三暑烘,四雨霪零走雷电,五温风兮燥寒终。(丑未)初虫风,二疵疫,雷雨电雹三气中,四乃炎沸五凉燥,大寒凝冽六之工,热风时气。(寅申)初是二雨,三为灾亢攻,四风雾露五寒早,寒风雨虫六验攻。(卯酉)初风雨,二热疫,三发凉风四雨蒙,凉风雨虫五能致,蛰出不冰应六宫。瘟疫。(辰戌)初温凉二,寒热冰雹三所通,四风雨虫五湿热,寒雪地湿六不空。(巳亥)初雾昧,二雨热,热风雨虫三却同暴雨溽湿热用四,雨五六蛰不冰穷。

此皆客行天令居上,故有是不同之化,然平气至,必当其期,过不及则先后其候于交气期,各差十三日而应。

六十年气运相临之图歌

歌曰

六十年中纪运歌,运克气者为不和,气如生运名顺化,运被气克天刑多,小逆见之运生气,气运合则天符过。

(小逆如己卯岁,虽金与土相得,然子临父位为逆。)

二十一、论无符

司天者,司直也,主行天之令,上之位也。岁运者,运动也,主天地间人物化生之气,中之位也。在泉者,主地之化,行乎地中,下之位也。一岁之中,有此上中下三气各行化令,而气偶符会而同者,则同其化,虽无克复之变,则有中病、徐暴之异。是谓当年之中,司天之气与中气运同者,命曰天符。符之为言合也,天符共十二年,而十二年中,又有与当年十二律、五行同者,又是岁会,命曰太乙天符。太乙者,尊之之号也。谓一者天会,二者岁会,三者运会。只有四年,不论阴年阳年皆曰天符。经曰:天符为执法,岁会为行令,太乙天符为贵人。邪之中,则执法者,其病速而危;行令者,其病徐而持;贵人者,其病暴而死。盖以气令中人则深矣。岁会干律(支也,又辰止。)同而非天令,言行令者,象方伯无执法之权,故无速害病,但执持而矣。

天符之图

二十二、论岁会

夫当年十干建运,与年辰、十二律、五行相会,故曰岁会,气之平也。故不以阴年阳年,乃是取四时正中之月为四直承岁,子午卯酉是也。而土无正位,各寄旺四季之末一十八日有奇,则通论承岁,辰戌丑未是也。外有四年,壬寅皆木,庚申皆金,是二阳年。癸巳皆火,辛亥皆水,是二阴年,是运与年辰相会而不为岁会者,谓不当四年正中之令故也。除二阳年,则癸巳辛亥二阴年,虽不明岁会,亦上下五行相佐,皆为平气之岁,物生脉应,皆必合期,无先后矣。岁会八年中,内四年与司天气同入太乙天符。

岁会之图

二十三、论同天符同岁会

运气与在泉合,其气化阳年曰同天符,阴年曰同岁会。故六十年中,太乙天符四年,天符十二年,岁会八年,同天符六年,同岁会六年,五者离而言之,共三十六年。合而言之,止有二十七年。经言二十四岁者,不言岁会也。变行有多少,病形有微甚,生死有早晏,按经推步,诚可知也。

同天符同岁会图

天符太乙天符岁会同天符同岁会总歌

司天与运及年支,三位相参太乙符;运合年支名岁会,土(土之年辰辰四正必)同途;在泉合运阴同岁,阳则同天符可呼;惟有天符何意取,司天合运是其区。

(符,合也。太乙,尊之之号,惟辰戌丑未寄位子午卯酉四正位,主岁会者,余不当正中之令,故耳邪之中人太乙暴而死,岁会徐而持,天符速而危。)

干德符歌

(无论无图,读其歌便谙其义,故附录于此。)

不及年月干符同,未逢行胜气亦平,行胜已后行复毕,本气即得正位行。年前大寒交初气,其日乾合年干位,交气时干或合之,二者皆为平气至。(如丁酉岁木运不及,当金行胜。正月建壬,与丁合,此未逢胜。己卯岁土不及,当木行胜,金行复至。九月建甲与己,金土乃迁位,此行胜己后,亦行复己毕也。年日时除交初气,余虽相遇不相济,今谓甲已已合之类是也。)

二十四、论手足经

经言人五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者,乃论手足经三阴三阳也。其十二经外循身形,内贯藏府,以应十二月,即十二节也。五藏为阴,六府为阳,一阴一阳,乃为一合,即六合也。夫少阴之经主心与肾二藏者,盖心属火,而少阴冬脉,其本在肾。又居火,正司于午,对化于子,是以肾藏亦少阴主之。五藏为阴,不可言阳。水随肾至,故太阳为府,则手太阳小肠、足太阳膀胱也。太阴之经主脾与肺二藏者,盖脾属阴土,而太阴阴脉在肺,又土生金,子随母居,故肺太阴主之。金随肺至,故阳明为府,则手阳明大肠、足阳明胃也。厥阴之经主肝与心包络二藏者,盖肝属木,又生火,子随母居,故心包厥阴主之。火随心包而至,故少阳为府,则手少阳三焦、足少阳胆也。其手足经者,乃手经之脉自两手起,足经之脉自两足起也。以十二辰言之,盖阴生于午,阴上生,故曰手经。阳生于子,阳下生,故曰足经,手足经所以纪上下也。又心、肺、心包在上,属手经。肝、脾、肾在下,属足经,亦其意也。藏府同为手足经,乃一合也。心包非藏也,三焦非府也。经曰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在胸主两乳间,为气之海;然心主为君也。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三焦有名无形,上合于心主,下合于右肾,主谒道诸气,名为使者也。

手足经所属之图歌

手足经歌

太阳(手)小肠足膀胱,阳明(手)大肠足胃当,少阳(手)三焦足胆配,太阴(手)肺兮足脾方,少阴(手)心经足肾部,厥阴(手)包络足肝乡。

藏府所属地支歌,子肾午心辰膀胱,丑脾酉肠戌小肠,未肺巳肝亥包络,卯胃申焦寅胆房。

二十五、论六病

厥阴所至为里急、筋缓、缩急、支痛、软戾、胁痛、呕泄。少阴所至为疡疹、身热、恶寒、战栗、惊惑、悲笑、谵妄、衄蔑、血污。太阴所至为积饮、痞膈、中满、霍乱、吐下、身重、胕肿、肉泥按之不起。少阳所至为嚏呕、疮疡、喉痹、耳鸣、呕涌溢、食不下、惊躁瞀昧、目不明、暴注、瞤瘛、恶病、暴死。阳明所至为鼽嚏、浮虚、皴揭,尻阴、股、膝、髀、腨胻、足病。太阳所至为屈伸不利、腰痛、寝汗、痉流泄禁止,此六气之为病也。按经旨,则淫胜、郁复、主客、太少皆至其疾,则邪之中人有浅深矣。又在人禀受、冲冒、畏避而矣。原夫人禀五行之气生,亦从五行之数尽。若起居调养而能避邪安正,无横夭殃矣。然为七情牵于内,六气干于外,由是众疾作而百病生。又况趋逐利名,食迷嗜欲,劳役辛苦,饥渴醉饱,冲涉寒暑,凌冒风雨,触犯禁忌,残贼真灵,如是论之,夭伤之由,岂数之尽也,归咎于己而已。经曰: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于心,逆于生乐者,此之谓也。盖天之邪气,感则害人五藏;水谷之寒热,感则害人六府;燥湿感则害人皮肉筋脉。又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是知病生之变,亦由乎我也。又或乘年之虚,失时之和,遇之空则邪甚矣。重感于邪,则病危矣。虽然气运交相临遇,相得则和,不相得则病。或瘟疫时气,一州一县,无问大小皆病者,斯固气运自然,若我之真元气实,起居有时,动作无相冲冒,纵使瘟疫之作亦微。是故圣人有养生修真之术也。或者以为天地五运六气如何人病,盖人之五藏应天地五行,阴阳之气随其卷舒衰旺故也。王冰以为苍天布气尚不越于五行,人在气中,岂不应于天道?故随气运阴阳之盛衰,亦理之自然也,但五运六气为疾而感之者多矣。又经曰:冬伤寒,春病温;春伤风,夏飧泄;夏伤暑,秋痎疟;秋伤湿,冬咳嗽。伤四时之气,皆能为病。又有四方之气不同,为病各异,故经有「异法方宜」之论,以得病之情者是也。又或当岁有病,而非岁气者,亦须原其所感,形症脉候未必尽为运所作,在工以明之,庶免拘于气运也。

六病歌

厥阴筋緛缩里急,緛戾支胁痛呕泄。少阴寒热栗疹疡,惊惑悲笑谵衄蔑。太阴积饮痞满中,身重胕肿霍乱别。少阳喉痹嚏呕疡,耳鸣涌溢惊躁制,暴注瞀昧目不明瞤瘛恶病暴死灭。阳明鼽嚏皴揭(浮虚),浮尻阴股腨是病切。太阳寝汗若屈伸,流泄禁止腰痛折。

二十六、论治法

主客之气皆能至其疾,下是主气,上是客气。经曰:木位之主,其泻以酸,其补以辛;厥阴之客,以辛补之,以酸泻之,以甘缓之;火位之主,其写以甘,其补以咸;少阴之客,以甘写之,以咸软之;少阳之客,以咸补之,以甘写之,以咸软之;土位之主,其写以苦,其补以甘;太阴之客,以甘补之,以苦泻之,以甘缓之;金位之主,其泻以辛,其补以酸;阳明之客,以酸补之,以辛泻之,以苦泻之;水位之主,其泻以咸,其补以苦;太阳之客,以苦补之,以咸泻之,以苦坚之,以辛润之。此六气主客之补泻也。客胜则泻客补主,主胜则泻主补客,应随当缓当急以治之也。而本经又有六气司天在泉淫胜之治法,有司天在泉反胜之治法,有岁运上下所宜药食之治法,如是不一,各依疾苦,顺其运令,以药石五味调治之。为工者当明其岁令,察其形症,诊其脉息,别其阴阳,依经旨而极救之,何患疾之不差耶?五运之中又有必折其郁气,先取化源之法。《玄珠》以为太阳司天,取九月泻水之源。阳明司天,取六月泻金之源。少阴、少阳司天,取三月泻火之源。太阴司天,取五月泻土之源。厥阴司天,取年前十二日泻木之源。乃用针迎而取之法也。故曰无失天信,无逆气宜,无翼其胜,无赞其复,是谓主治者,此也。盖用之制有法存焉,然病有久新;方有大小,有毒无毒,因宜而制,此用药之大法也。或者以为岁运太角木旺土衰,迎取之当泻其肝经,而益其脾胃,此非通论也,何者?岂有人人藏府皆同者,假如肝元素虚,脾气太胜,遇此太角之运,肝木稍实,脾气得平,方获安和。若便泻肝补脾,所谓实实虚虚,损不足益有余,如此而死者,医杀之耳,是不容其误,盖害人增疾则尤甚也,何则?天下事物之理,益之则迟,而损之则速。若服一药取其效,则缓而微。若食一发病之物,俄顷而知。由是观之,成难毁易,可不谨哉?

六气主客补泻法歌

木主酸(收)泻辛(散)补之。火主甘写取舒缓咸补(取柔软)施,土主苦写(取坚燥)甘味(安缓)补,金主辛泻(取散)酸补(取收)为,水主咸写(取软)苦顺(取坚)是,六气补泻客后随。苦(味)急(散)酸写(辛补)甘(味)缓(收)厥,甘写酸收(苦缓)少阴知,咸补甘写咸软相,甘补苦写甘缓脾,酸补昔(味)写肺经(气上逆)施,苦补咸写与水推,更以苦坚以辛润,苦燥同极(太阳)尤其宜。

二火之气虽殊,其用则一。木用辛补,酸泻。经注辛味散,故补。酸味收,故泻。《校正》云自为一义,今未详法,复司气可犯无犯,如夏寒甚,则可热犯,热不甚,则不可犯。

五藏所入之味歌

酸主收之属肝藏,苦坚入心甘缓脾,辛性味散能调肺,咸则软兮于肾宜。

六气所宜之味歌

咸寒二火木辛凉,甘热当令治太阳,苦折太阴宜苦热,阳明之味苦温尝。

二十七、论六病

明阴阳运转之六气,辨南北岁政之尊卑,察主胜客胜之由,审淫胜郁复之变,须在脉,然后为工矣。五运不及,则所胜者来克;五运太过,则不胜者受邪。天地六气,互相临遇,应则顺,否则逆。气相得则和,不相得则病。唯天地胜复之气不形于证者,乃初气终三气,天之胜,四气尽终气,地之复。盖以气不以位,故不以形症观察也,余则当知六脉。故经曰:厥阴之至其脉弦,少阴之至其脉钩,太阴之至其脉沉,少阳之至其脉大而浮,阳明之至其脉短而涩,太阳之至其脉大而长。至而和则平,至而甚则病。至而反者病,至而不至者病,未至而至者病,阴阳易者危,不当其位者病,(见于他位也。)迭易其位者病,(左见右脉,右见左脉。)失守其位者危。(脉已见于他乡,本宫见贼杀之气,故病危,)此之谓也。然人之生也,虽五行备于一身,生气根于内,亦随天地之气卷舒也,何以明之?谓如春脉弦,夏脉洪,秋脉毛,冬脉石是也。夫人感运气而生,亦曰感运气而疾。经曰:逆之则变生,变生则病,物生其应也,气脉其应也,当立岁气以诊别之,「平人气象论」曰:太阳脉至洪大而长,少阳脉至乍数乍疏、乍短乍长,阳明脉至浮大而短。《难经》引此亦论三阴三阳之脉者,乃以阴阳始生之浅深而言之也,六脉者,(指前厥阴之至其脉弦等,)盖言运与气,胜复临遇,正当行令,当其司化之时而应,故脉之动不相同。若交气交运时日,及期而见,无相先后、不及太甚,方谓之平,若差之者,当知其病也。

二十八、论南北政

运用十干起,则君火不当其运也。六气以君火为尊,五运以湿土为尊,故甲己土运为南政。盖土以成数,贯金木水火,位居中央,君尊南面而行令,余四位以臣事之,北面而受令,所以有别也。而人脉应之,甲己之岁二运南面论脉,则寸在南,而尺在北。少阴司天,两寸不应,乃以南为上,北为下,正如男子面南受气尺脉常弱;女子面北受气尺脉常盛之理同。以其阴气沉下故不应耳。六气之位则少阴居中,而厥阴居右,太阴居左,此不可易也。其少阴则主两寸尺,厥阴司天,在泉当在右,故右不应。太阴司天,在泉当在左,故左不应,依南政而论尺寸也。若复其手诊之,则阴沉于下,反沉为浮,细为大矣。又经曰:尺寸反者死,阴阳交者死。先立其年以知其气,左右应见,然后乃可言死生之逆顺者,更在诊以别其反,详其交,而后造死生之微也。

南北政图歌

歌曰

土位居南号曰君,火金木水北方臣,运须湿土(起甲己故)当尊位,六气仍先君火论。

南政司天之图

北政司天之图

二十九、论运气加临尺寸脉候不应交反说

经曰:阴阳交者死,谓岁当阳在左,脉反见右;岁当阴在右,脉反见左,左右交见是谓交。若左独然,或右独然,是不应,非交也。惟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八年有之。经曰:尺寸反者,谓岁当阴在寸,而脉反见于尺;岁当阳在尺,而脉反见于寸,尺寸俱反,方谓之反。若尺独然,或寸独然,是不应,非反也。惟子、午、卯、酉四年有之。盖造化之气变常,则气血纷扰而为病矣。经曰:先立其年,以和其气,左右应见,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顺也。举此为例,余岁同法。粗工不知,呼为寒热。攻寒令热,脉不变而热疾已生,制热令寒,脉如是而寒疾又起,欲求其适,安可得乎?夭枉之因,率由此也。凡三阴司天,在泉,上下南北二政,或左或右,两手寸尺其脉沉下,沉下不相应者,复手,则沉为浮,细为大矣。

机按:左右交见,惟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八年有之,上下相反惟子、午、卯、酉四年有之。盖太阴、厥阴主左右,言少阳主寸尺言故也。

尺寸交反死脉歌

如太阴司天,阴脉岁当见左寸,反见右寸,其右寸本然阳脉,而移左寸,曰阴阳交,交者死。若左独阴脉不见,或右独不见,乃不应阴气,止病而已,尺同。惟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八年有之。少阴司天,阴脉岁当见两寸,反见两尺,其两尺本然阳脉,而移两寸,曰尺寸反,反者死,尺同。尺寸独义同前,惟子、午、卯、酉四年有之。

歌曰

左寸交右右交左,右尺交左左交右,两寸反移两尺居,两尺反移两寸守。

南北政寸尺脉不应图歌及古案

不应谓阴之所在,脉乃沉细不应,本脉也,若复手诊之,则沉为浮,细为大矣。尺寸本无上下,今以上下字言之,以别南北政,司天在泉所主耳。

歌曰

南政寸上尺居下,北政尺上寸下推,三阴司天不应上,在泉于下不应之,太阴须诊左寸尺,厥阴右手寸尺持,少阴脉兼两寸尺,此理微妙诚难知。

按脉不应,专指三阴言,然少阴君主也,故主两寸两尺,所以少阴司天,两寸不应;少阴在泉,两尺不应,子之左丑属太阴,故太阴司天,左寸不应;太阴司地,左尺不应。子之右亥属厥阴,故厥阴司天,右寸不应;厥阴在泉,右尺不应。但看三阴所在,司天主寸,在泉主尺,不论南政北政,此要法也。

一人卧病,医诊左尺不应,以为肾已绝矣,死在旦夕。更医诊之,察色切脉,则面戴阳,气口皆长而弦,乃伤寒三阳合病也。又方涉海为风涛所惊,遂血郁而神慑,为热所搏,乃吐血一升许,且胁痛,烦渴,谵语,投小柴胡汤,减参,加生地,半剂后,俟其胃实,以承气汤下之而愈,适是年岁运,左尺当不应,此天和脉,非肾绝也。

三十、五运主病治例

凡遇六壬年,发生之纪,岁木太过,风气流行,脾土受邪,民病飧泄,食减,体重,烦冤,肠鸣,腹支满,甚则忽忽善怒,眩冒颠疾。为金所复,则反胁痛而吐,甚则卫阳绝者死。

苍术汤治脾胃感风,飧泄注下,肠鸣腹满,四肢重滞,忽忽善怒,眩冒颠晕,或左胁偏疼。

白茯苓(去皮)厚朴(姜叶制)白术青皮(去白)干姜(炮)半夏(汤洗)草果(去壳)甘草(炙,各等分)

上为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姜三片,枣二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以效为度。

凡遇六戊年,赫曦之纪,岁火太过,炎暑流行,肺金受邪,民病疟,少气咳喘,血溢血泄,注下,嗌燥,耳聋,中热,肩背热,甚则胸中痛,胁支满,背肩并两臂痛,身热骨痛,而为浸淫。为水所复,则反谵妄狂越,喘鸣,血溢,泄不已,甚则太渊绝者死。

麦门冬汤治肺经受热,上气咳喘,咯血痰壅,嗌乾,耳聋,泄泻,胸胁满痛,连肩背两臂膊痛,息高。

麦门冬(去心)香白芷半夏(洗滑)桑白皮竹叶甘草(炙)紫菀茸钟乳粉人参(各等分)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姜三片,枣二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以效为度。

凡遇六甲年,敦阜之纪,岁土太过,雨湿流行,肾水受邪,民病腹痛,清厥,意不乐,体重,烦冤,甚则肉痿,足痿不收,行善瘛,脚下痛,中满,食减,四肢不举。为风所复,则反腹胀,溏泄,肠鸣,甚则太溪绝者死。

附子山茱萸汤治肾经受湿,腹痛,寒厥,足痿不收,腰脽痛,行步艰难,甚则中满不下,或肠鸣溏泄。

附子(炮去皮脐)山茱萸(各一两)半夏(洗去滑)丁香(一分)乌梅(半两)木瓜干肉豆蔻(各三分)藿香(一分)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姜七片,枣一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以效为度。

凡遇六庚年,坚成之纪,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民病胁小腹痛,目赤,背痒,耳无闻,体重,烦冤,胸痛引背,胁满引小腹,甚则喘咳逆气,背肩痛,尻阴、股膝、髀腨、□胻足痛。为火所复,则暴痛,胠胁不可反侧,咳逆,甚而血溢,太冲绝者死。

牛膝木瓜汤治肝虚遇岁燥,胁连小腹拘急,疼痛,耳聋,目赤,咳逆,肩背连尻阴、股膝、髀腨。胻皆痛,悉主之。

牛膝(去茜酒浸)木瓜(各一两)芍药杜仲(去皮,姜汁制炒断丝)枸杞子黄柏节菟丝子(酒浸)天麻(各三分)甘草(炙,半两)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大盏,姜三片,枣一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以效为度。

凡遇六丙年,漫术之纪,岁水太过,寒气流行,邪害心火,民病身热烦心,躁悸,上下中寒,谵妄,心痛,甚则腹大胫肿,喘咳,寝汗,憎风。为土所复,则反胀满,肠鸣溏泄,食不化,渴而妄冒,甚则神门绝者死。

川连茯苓汤治心虚为寒冷所中,心热躁,手足反寒,心腹肿痛,病喘咳,自汗,甚则大肠便血。

黄连(去须)茯苓(各一两)麦门冬(去心)车前子(炒)通草远志(去心,姜汁制炒,各半两)半夏(洗去滑)黄芩(去外腐)甘草(炙,各半两)

上为㕮咀,每服四钱,水一盏,姜三片,枣一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以效为度。

凡遇六丁年,委和之纪,岁木不及,燥乃盛行,民病中清,胠胁痛,小腹痛,肠鸣溏泄。为火所复,则寒热,疮疡,痤痱,痈肿,咳而鼽。

苁蓉牛膝汤治肝虚为燥热所伤,胠胁并小腹痛,肠鸣溏泄,或发热,遍体疮疡,咳嗽,肢满,鼻鼽。

肉苁蓉(酒浸)牛膝(酒浸)乾木瓜白芍药熟地黄当归(去苗)甘草(炙,各等分)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姜三片,乌梅半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筋痿脚弱者,镑鹿屑同煎。

凡遇六癸年,伏明之纪,岁火不及,寒乃盛行,民病胸痛,胁府满,膺背、肩胛、两臂内痛,郁冒蒙昧,心痛,暴喑,甚则屈不能伸,髋髀如别。为土所复,则反鹜溏泄,食饮不下,寒中,肠鸣泄注,腹痛,暴挛,痿痹,足不能任身。

黄耆茯神汤治心虚挟寒,心胸中痛,两胁连肩背,肢满,噎塞,郁冒蒙昧,髋髀挛痛,不能屈伸,或不能利,溏泄,饮食不进,腹痛,手足痿痹不能任身。

黄耆茯神(去水)远志(去心,姜汁制炒)紫河车酸枣仁(炒,各等分)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钟,姜三片,枣一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以效为度。

凡遇六己年,卑监之纪,岁土不及,风气盛行,民病飧泄,霍乱,体重,身痛,筋骨繇,并肌肉瞤酸,善怒。为金所复,则反胸胁暴痛,下引小腹,善太息,气客于脾,食少味。

白术厚朴汤治脾虚风冷所伤,心腹胀满疼痛,四肢筋骨重弱,肌肉瞤动,酸厮,善怒,霍乱,吐泻,或胁胸暴痛,下引小腹,善太息,食少失味。

白术厚朴(姜炒)半夏(洗去滑)桂心藿香(去梗)青皮(去白,各三两)干姜(炮)甘草(炙,各半两)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姜三片,枣一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以效为度。

凡遇六乙年,从革之纪,岁金不及,火盛行,民病肩背瞀重,鼽嚏,血便注下。为水所复,则反头脑户痛,症及囟顶,发热,口疮,心痛。

紫菀汤治肺虚感热,咳嗽喘满,自汗,衄血,肩背瞀重,血便注下,或脑户连囟顶痛,发热,口疮,心痛。

紫菀茸白芷人参甘草黄耆地骨皮杏仁(去皮,炙)桑白皮(炙,各等分)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姜三片,枣一枚,煎七分,去滓,饥时服,以效为度。

凡遇六辛年,涸流之纪,岁水不及,湿乃盛行,民病肿满身重,濡泄,寒疡,腰腘、腨、股、膝、痛不便,烦冤,足痿清厥,脚下痛,甚则胕肿,肾气不衡。为木所复,则反面色时变,筋骨并辟,肉瞤瘛,目视䀮䀮,肌肉胗发,气并膈中,痛于心腹。

五味子汤治肾气虚,坐卧湿地,腰重着疼痛,腹胀满,濡泄无度,行步难,足痿清厥,甚则浮肿,面色不常,或筋骨并臂瞤瘛,目视䀮䀮,膈中及咽痛。

五味子附子(炮去皮脐)巴戟(去心)鹿茸(燎去毛酥炙)山茱萸(去子)熟地黄杜仲(姜汁浸炒去丝,各等分)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姜三片,盐少许煎七分,去滓,食前服,以效为度。

凡六壬、六戊、六甲、六庚、六丙岁,乃木、火、土、金、水太过,为五运先天;六癸、六丁、六己、六乙、六辛岁,乃木、火、土、金、水不及,为五运后天。民病所感治之,各以五味所胜调和,以平为期。

三十一、六气主病治例

风胜燥制火并汤

天南星(二两半)北桔梗(七钱半)小栀子(一两,取仁。已上三味入太阴肺经,助燥化制其风)川黄连(八钱五分,此一味入少阴心经,泻火抑母之甚。母者,木也。此实则泻子也)青皮(二钱半,引诸药至风胜之地)防风(三钱,去芦)薄荷(一钱,此二味散风之势)

上制为粗末,每服七钱半,姜三片,水一大钟,煎至七分,去滓温服。

水胜湿制风并汤

苍术(二两,米泔浸)白术(二两半,麦壳炒,去麦壳)甘草(五钱,炙。已上三味入足太阴脾经,助土以制水甚)吴茱萸(五钱)干姜(五钱七分,此二味入厥阴肝经,泻水,少抑母甚。母者,水也,此实则写子也)附子(一钱乙字,引诸药至水胜之地銼)

上銼为粗,每服七钱,大枣一枚,水一钟,煎至七分,去滓温服。

火胜寒制湿并汤

黄柏(二两半,盐水炒)知母(一两,去毛。已上二味入少阴肾经,助寒化以制火甚)片黄芩(五钱,酒炒)栀子仁(小红者,此二味入太阴脾经,助湿化抑母甚)黄连(一钱,姜汁炒,引诸药至火胜之地)

上銼为粗末,每服七钱,灯心七根,莲子五枚,水一碗,煎至七分,去滓温服。

土胜风制燥并汤

川芎(一两,去芦,米醋炒。经云:木位之主,其补以辛,川芎味辛气温)当归(一两半,酒洗。此二味入厥阴肝经,助风化,以制其温)南星(一两,汤泡一次)桑白皮(七钱,蜜炙,去皮土。此二味泻燥夺母)大枣(五枚,引诸药至湿胜之地)川萆薢(八钱,以散其湿)

上銼为粗末,每服七钱,姜五大片,水一碗,煎至七分,去滓温服。

热制寒并汤

肉桂(二两,去粗皮,此味入少阴心经,助热化以制金甚)当归(一两,半酒洗。此味助木生火以制燥甚)泽泻(一面,去毛。此味入少阴肾经,泻寒以抑母甚)独活(六钱,此味与泽泻颇同)桔梗(三钱半,引诸药至燥胜之地)

上銼为粗末,每服六钱,水一碗,煎七分,去滓温服,燥易即止。

火胜阴精制雾沤溃并汤

天门冬(三两,蜜汤浸,去心)生地黄(二两半,酒洗,此二味入阴经助水化以制热甚)柴胡(五钱)连翘黄芩(各三钱,此三味入雾沤溃抑甚)地骨皮黄柏(各二钱半,此二味引诸药至热胜之地)

上銼为粗末,每服七钱,灯心一撮,水一碗,煎至七分,去滓温服。

五运所化之图

甲己岁气土化之图

岁土太过阳能是岁泉涌河溢,涸泽亦生鱼,风雨大。

岁运黄天至十一崩溃,鳞见于陆。

敦阜之纪平气备化。

甲岁南政

太宫之音

岁气雨湿流行,至阴内实,物化克成,其变震惊,飘骤崩溃。

肾水受邪,病则腹痛,清厥体重,甚则足痿不收,脚痛中满,四肢不举。

脾土胜肾水,木为水之子,复能克土,则反溏泄,甚则太溪绝者死。(足内踝后跟骨上动脉中,肾脉也。(

临辰戌为岁会,(甲辰甲戌。)下加太阴为同天符。同上。

岁土不及

岁运黅天

卑监之纪平气备化。

己岁南政

少宫之音

岁气风寒大作,雨乃愆期,草木秀而不实。

脾土受邪,病则飧泄,霍乱,体重腹痛。

肝木克脾土,金为土之子,复能克肝木,则反脚胁暴痛,下引小腹。

临辰戌丑未为岁会,(甲辰甲戌己丑己未。)上见太阴为太乙天符,(己丑己未,)下临厥阴,(己巳己亥,)流水不冰,蛰虫来见,民乃康。

乙庚岁气金化之图

岁金不及

岁运素天

从革之纪耳其平气审平。

乙岁北政

少商之音

岁气炎火盛行,生气乃用,燥石流金,涸泉焦草。

肺金受邪,病则肩背膂重,鼽血,血便,注下。

心火克肺金,水为金之子,复能克心火,则反心痛,脑痛,延及囟顶痛,发热,口疮,心痛。

临酉为太乙天符,(乙酉。)为岁会。上见阳明为天符。(乙卯。)

复则水胜火,寒雨暴至,冰雹雪霜。

岁金太过

岁运素天

坚成之纪平气审平。

庚岁北政

太商少音

岁气燥行,天气洁,地气明,阳气随阴,肃杀凋凌。

肝木受邪,病则腹胁痛,目赤,体重,胸痛,胁满,引小腹,耳无闻,甚则喘咳逆气,背肩、尻阴、股膝、髀腨胻足痛。

肺金克肝木,火为木之子,复能克及肺金,则反血溢,心痛,脚:胁不可转侧,咳逆,太冲绝者死。

临酉为岁会,(乙酉。)下见阳明为同天符。(庚子庚午。)

丙辛岁气水化之图

岁水太过是岁雨水雪霜不时降,湿气变物。

岁运玄天

流衍之纪平气静顺。

丙岁北政

太羽之音

岁气天地寒凝,其变冰霜雪雹。

心火受邪,病则身热烦躁,阴厥中寒,甚则腹大,胫肿,喘咳。

肾水胜克心火,肝为火之子,复能克肾,反肠鸣溏泄,甚则神门绝者死。(穴在掌后锐骨端,心主脉也。)

临子为岁会,(丙子。)上见太阳为天符。(丙戌丙辰。)

岁水不及

玄运玄天

涸流之纪才平气静顺。

辛岁北政

少羽之音

岁气水泉减,草木茂。

肾水受邪,病则身重,濡泻,肿满,腰膝痛,足痿,清厥,甚则跗肿,肾气不行。

脾土克肾水,木为水之子,复能克脾,则反面色时变,筋肉瞤瘛,膈中痛,及心腹。

临丑为同岁会,(辛丑辛未。)上见太阴。

下见太阳为同岁会,则大寒蛰虫早藏。

丁壬岁气木化之图

岁木不及是岁天地凄怆,日见朦昧,雨非雨。

岁运苍天睛非睛,气惨然,气象凝敛肃杀,甚之。

委和之纪平气敷和。

丁岁北政

少角之音

岁气燥气乃行,生气不政,凉雨将降,风雪并兴,草木晚荣,物秀而实。

肝木受邪,病中清,脚胁满,小腹痛,阳明溏泄。

肺金胜肝木,火为木之子,复能克金,则反寒湿,疮疡,痤痱,肿痈,咳血,夏生大热,温变为躁,草木槁,下体再生。

上见厥阴为天符,(丁巳丁亥。)临卯为岁会,(丁卯。)上临阳明,生气失政,草木再荣。

岁木太过

岁运苍天

发生之纪平气敷和。

壬岁北政

太角之音

岁气风气流行,生气淳化,万物以荣,其变震拉摧拔。

脾土受邪,病飧泄,食减,体重,肠鸣,腹痛,胁满。

肝木克脾土,金为土之子,复能胜木,则反胁痛而吐,甚则冲阳绝者死。(穴在足跗上三寸,骨动脉上去陷谷三寸,胃脉也。)

临卯为岁会,(丁卯。)下见厥阴为同天符。(壬申壬寅。)

戊癸岁气火化之图

岁火太过是岁火燔灼,水泉涸,物焦槁。

岁运丹天

赫曦之纪平气升明。

戊岁北政

太征之音

岁气阴气内化,其变则炎烈沸腾。

肺金受邪,病则发疟,少气喘咳,血溢,泄泻,胸胁满痛,背膂痛,身热骨痛。

心火胜肺金,水为金之子,复能胜火,反狂妄,泄泻,喘咳,血溢,甚则手太阴太渊绝者死,穴在掌后陷中,肺脉也。

临子为太乙天符,(戊子为天符,戊午为太乙天符。)上见少阴少阳为天符。(戊午戊子戊寅戊申。)

岁火不及

岁运丹天

伏明之纪平气升明。

癸岁北政

少征之音

岁气岁寒乃盛行,火令不政,物生不长,阳气屈伏,蛰虫早藏。

心火受邪,病则胸胁膺背痛,郁冒,暴喑,臂痛。

肾水胜心火,土为火之子,复能克肾,则反寒中,肠鸣泄注,挛痹,足不任身。

临卯酉为同岁会,(癸酉癸卯。)下见少阴少阳为同岁会。(癸卯癸酉癸巳癸亥。)

六气所化之图

子午岁气热化之图

少阴司天阳明在泉

初气厥阴风木

太阳寒水加

天时寒风切冽,雪水冰,蛰复藏。

民病关节禁固,腰脽痛,中外疮疡。

二气少阴君火

厥阴风木加

天时风雨时寒,雨生羽虫

民病淋气,郁于土而热,令人目赤。

三气少阳相火

少阴君火加

天时大火行,热气时至,羽虫静。(不鸣也,燕百舌杜宇之类。)

民病厥热心痛,寒热更作,咳喘,目赤。

四气太阴湿土

太阴湿土加

天时大雨时行,寒热互作。

民病黄疸,鼽衄,嗌乾,吐饮。

五气阳明燥金

少阳相火加

天时温气乃至,初冬尤暖,万物乃荣。

民病康安。伏邪于春为疟。

终气太阳寒水

阳明燥金加

天时燥寒劲切,火尚毒,寒暴至。

民病上肿咳喘,甚则血溢,下连小腹,而作寒中。

丑未岁气湿化之图

太阴司天太阳在泉

初气厥阴风木

厥阴风木加

天时大风发荣,雨生毛虫。

民病血溢,筋络拘强,关节不利,身重筋痛。

二气少阴君火

少阴君火加

天时大火至,天下疵疾,以其得位,君令宣行,湿蒸相薄,雨时降。

民病瘟疫盛行,远近咸苦。

三气少阳相火

太阴湿土加

天时雷雨电雹,地气腾,湿气降。

民病身重跗肿,腹胸满感,寒湿气。

四气太阴湿土

少阳相火加

天时炎热沸腾,地气升,天气否隔,湿化不流。

民病腠理热,血暴溢,患疟,心腹䐜胀,甚则浮肿。

五气阳明燥金

阳明燥金加

天时大凉,霜早降,寒及体。

民病皮肤寒。

终气太阳寒水

太阳寒水加

天时大寒凝冽。

民病关节禁固,腰脽痛。

寅申岁气火化之图

少阳司天厥阴在泉

初气厥阴风木

少阴君火加

天时热风伤人,时气流行

民病湿气拂于上,血溢目赤,咳逆,头痛,血崩,胁满痛,皮肤生疮。

二气少阴君火

太阴湿土加

天时时雨至,火反郁,风不胜湿。

民病热郁,咳逆吐,胸臆不利,头痛身热,昏愦,脓疮。

三气少阳相火

少阳相火加

天时热暴至,草萎,河干,大暑炎亢,湿化晚布,大旱。

民病热病,聋瞑,血溢,脓疮,咳逆,鼽衄发渴,喉痹,目赤,善暴死。

四气太阴湿土

阳明燥金加

天时凉风至,炎暑未去,风雨及时。

民病民气和平,身重中满,脾寒泄泻。

五气阳明燥金

太阳寒水加

天时阳乃去,寒乃来,雨乃降,刚木早凋。

民病民避寒邪,君子周密,病则骨痿,目赤痛。

终气太阳寒水

厥阴风木加

天时地风正,寒风飘扬,万物反生,寒气至,雨生鳞虫。

民病关节不禁,心腹痛,阳气不藏。

卯酉岁气燥化之图

阳明司天少阴在泉

初气厥阴风木

太阴湿土加

天时阴始凝,气始肃,水乃冰,寒雨化,花开迟。

民病热胀面肿,鼽衄,欠嚏,呕吐,小便赤,甚则淋。

二气少阴君火

少阳相火加

天时臣居君位,大热早行。

民病疫疠大至,善暴死。

三气少阳相火

阳明燥金加

天时燥热交合,凉风间发。

民病上逆下冷,疟痢,心烦不食。

四气太阴湿土

太阳寒水加

天时早秋。寒雨害物。

民病暴仆振栗,妄言少气,咽干引饮,心痛膺肿,疮疡寒疟,骨痿便血。

五气阳明燥金

厥阴风木加

天时春令又行,草木盛,生雨,生介虫。

民病气和。热行包络,面浮上壅。

终气太阳寒水

少阴君火加

天时气候反温,蛰虫出现,流水不冰,此下克上。

民病伏邪湿毒,季春发疫。

辰戌岁气寒化图

太阳司天太阴在泉

初气厥阴风木

少阳相火加

天时气早暖,草早荣,瘟疫至

民病瘟疫,身热,头痛,呕吐,疮疡。

二气少阴君火

阳明燥金加

天时大凉反至,早乃遇寒,火气遂抑。

民病气郁中满,风肿。

三气少阳相火

太阳寒水加

天时寒热不时,寒气间至,热争,水雹。

民病寒反热中,痈疽,注下,心热闷瞀,逆,吐利不治者也死。

四气太阴湿土

厥阴风木加

天时风湿交争,雨生倮虫,木盛生风,暴雨摧拔。

民病大热少气,足痿,注下,赤白,血滞成痈。

五气阳明燥金

少阴君火加

天时湿热而寒,客行主令。

民病气舒。病则血热妄行,肺气痈。

终气太阳寒水

太阴湿土加

天时地气正湿令行,凝阴寒雪。

民病病乃凄惨,孕死,脾受湿,肺旺肾衰。

巳亥岁气风化之图

厥阴司天少阳在泉

初气厥阴风木

阳明燥金加

天时寒始肃,客行主令,杀气方至。

民病寒居右胁,气滞,脾虚胃壅。

二气少阴君火

太阳寒水加

天时寒不去,霜雪冰,杀气施,化草焦,寒雨数至。

民病热中,气血不升降。

三气少阳相火

厥阴风木加

天时风热大作,雨生羽虫。

民病泪出,耳鸣,掉眩。

四气太阴湿土

少阴君火加

天时热气反用,山泽浮云,暴雨溽湿。

民病心受邪,黄疸而为跗肿。

五气阳明燥金

太阴湿土加

天时燥湿足胜,沉阴乃布,雨水乃行。

民病寒气及体,肺受风,脾受湿,发为疟。

终气太阳寒水

少阳相火加

天时畏火司令,阳乃火化,蛰虫出现,流水不冰,地气大发,草乃生。

民病瘟疠,必肾相制。

三十二、六气时行民病证治

辰戌之岁,太阳司天,太阴在泉,气化运行先天。初之气,乃少阳相火,加临厥阴风木,民病温,身热头疼,呕吐,肌腠疮疡。二之气,阳明燥金,加临少阴君火,民病气郁中满。三之气,太阳寒水,加临少阳相火,民病寒,反热中,痈疽注下,心中热瞀闷,四之气,厥阴风木,加临太阴湿土,民病大热少气,肌肉痿,足痿,注下赤白。五之气,少阴君火,加临阳明燥金,民乃舒。终之气,太阴湿土,加临太阳寒水,民乃凄怆,孕死。治去甘温以平,酸苦以补,抑其运气,扶其不胜。

静顺汤治辰戌之岁,太相司天,太阴在泉,病者身热,头痛,呕吐,气郁中满,瞀闷,少气,足痿,注下赤白,肌腠疮疡,发为痈疽。

白茯苓(去皮)乾木瓜(各一两)附子(炮,去皮脐)牛膝(去苗,酒浸,各三两)防风(去钗)诃子(煨,去核)甘草(炙)干姜(炮,各半两)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煎七分,去滓,食前服,其年自大寒至春分,宜用附子加枸杞半两;自春至小满,依前入附子同枸杞;自小满至大暑,去附子、木瓜、干姜,加人参、枸杞、地榆、香白芷、生姜各三分;自大暑至秋分,依正方加石榴皮半两;秋分至小雪依正方;自小雪至大寒,去牛膝,加当归、芍药、阿胶炒各三分。

卯酉之岁,阳明司天,少阴在泉,气化运行后天。初之气,太阴湿土,加临厥阴风木,此下克上,民病中热胀,面目浮肿,善眠鼽衄,嚏欠呕,小便黄赤,甚则淋。二之气,少阳相火,加临少阴君火,民病厉大至,善暴死。三之气,阳明燥金,加临少阳相火,民病寒热。四之气,太阳寒水,加临太阴湿土,此下土克上水,民病暴仆,振栗,谵妄,少气咽干,引饮,心痛,痈肿,疮疡,寒疟,骨痿,便血。五之气,厥阴风木,加临阳明燥金,民气和。终之气,少阴君火,加临太阳寒水,此克上,民病温。治法宜咸寒以抑火,辛甘以助金,汗之,清之,散之,以安其运气。

审平汤治卯酉之岁,阳明司天,少阴在泉,病者中热,面浮,鼽鼻,少便黄赤,甚则淋,或疠气行,善暴仆,振栗,谵妄,寒疟,痈肿,便血。

远志(去心,姜汁炒)紫檀香(各一两)天门冬(去心)山茱萸(各二分)白芍药白术甘草生姜(各半两)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盏,煎七分,去滓,食前服,自大寒至春分,加茯苓、半夏、紫苏、生姜各半两;自春分至小满,加玄参、白薇各半两;小满至大暑,去远志、山茱萸、白术,加丹参、泽泻各半两;大暑至秋分,去远志、白术,加酸枣仁、车前子各半两;自秋分至大寒并依正方。

寅申之岁,少阳相火司天,厥阴风木在泉,气化运行先天。初之气,少阴君火,加临厥阴风木,民病温,气拂于上,血溢,目赤,咳逆,头痛,血崩,胁满,肤腠生疮。二之气,太阴湿土,加临少阴君火,民病热郁,咳逆,呕吐,疮发于中,胸臆不利,头痛,身热昏愦,脓疮。三之气,少阳相火,加临少阳相火,民病热中,聋瞑,血溢,脓疮,咳,呕,鼽衄,渴,嚏欠,喉痹,目赤,善暴死。四之气,阳明燥金,加临太阴湿土,民病满,身重。五之气,太阳寒水,加临阳明燥金,民避寒邪,君子周密。终之气,厥阴风木,加临太阳寒水,民病关闭不禁,心痛,阳气不藏而咳。治法宜咸寒平其上,甘温治其下,腹而作寒中。

白薇玄参川芎芍药旋覆花桑白皮当归甘草生姜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大盏,煎七分去滓,食前服,自大寒至春分,加杏仁、升麻各半两;春分至小满,加茯苓,车前子各半两;小满至大暑,加杏仁、麻子仁各一分;大暑至秋分,加荆芥、茵陈蒿各一分;秋分至小雪,依正方;小雪至大寒,加紫苏子半两。

巳亥之岁,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气化运行后天。初之气,阳明燥金,加临厥阴风木,民病寒于右胁下。二之气,太阳寒水,加临少阴君火,民病热中。三之气,厥阴风木,加临少阳相火,民病泪出,耳鸣,掉眩。四之气,少阴君火,加临太阴湿土,民病黄疸,胕肿。五之气,太阴湿土,加临阳明燥金,湿相胜,寒气及体,风雨乃行。终之气,少阳相火,加临太阳寒水,此下水克上火,民病温厉。治法宜用辛凉以平其上,咸寒调其下,畏火之气,无妄犯之。

敷和汤治巳亥之岁,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病者而反右胁下寒,耳鸣泪出,掉眩,燥湿相抟,病民黄疸,浮肿,时作温疠。

半夏枣子五味子枳壳茯苓诃子干姜橘皮甘草(各半两)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大盏,煎七分去滓,食前服,宜酸渗之,泄之,清之,发之。

升明汤治寅申之岁,少阳相火司天,厥阴风木在泉,病者气郁热,血赤咳逆,头痛,满呕吐,胸臆不利,聋瞑渴,身重,心痛,阳气不藏,疮疡,烦躁。

紫檀香车前子青皮半夏酸枣仁蔷靡生姜甘草

上㕮咀,每服四钱,水一盏,煎七分,去滓,食前服,自大寒至春分加白薇去参各半两,大暑至秋分加茯苓半两,秋分至小雪依正方,小雪至大寒加五味子半两。

丑未之岁,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气化运行后天。初之气,厥阴风木,加临厥阴风木,民病血溢,筋络拘强,关节不利,身重筋痿。二之气,少阴君火,加临少阴君火,民病瘟疠盛行,远近咸若。三之气,太阴湿土,加临少阳相火,民病身重,胕肿,腹满。四之气,少阳相火,加临太阴湿土,民病腠理热,血暴溢,疟,心痛胪胀,甚则浮肿。五之气,阳明燥金,加临阳明燥金,民病皮肤,寒气及体。终之气,太阳寒水,加临太阳寒水,民病关节禁固,腰脽痛。其法用酸平其上,甘温治其下,以苦燥之,温之,甚则发之,泄之,赞其阳火,令御甚寒。

备化汤治丑未之岁,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病者关节不利,筋脉胁急,身重痿弱,或瘟疠盛行,远近咸若,或胸腹满闷,甚则浮肿,寒疟,血溢,腰脽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