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经疏证 黄帝八十一难经解题

难经解题一篇。先君子所撰也。(元胤)今谨以过庭所受之说。并着于录。举众说而证之。若其剩义。窃又补之。冠乎拙著之首。

八十一难之名。昉见于汉张仲景伤寒论自序。而梁阮孝绪七录。有黄帝众难经之目。

隋书经籍志曰。黄帝八十一难二卷。注。梁有黄帝众难经一卷。吕博望注亡。

盖众。乃八十一之谓。集注。题曰黄帝八十一难经。本义无黄帝八十一字。非其旧也。其以黄帝冠者。正与内经同。

淮南子曰。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贱今。故为道者。必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入说。详见于先子素问解题。

素问离合真邪论曰。九九八十一篇。以起黄钟数焉。古书多以此为数。素灵老子皆然也。

虞伯圭曰。古人因经设难。或与门人子弟问答。偶得此八十一章耳。未必经之当难者。止此八十一条也。此说不可从。

陈祥道礼记讲义曰。太玄八十一家。象八十一元士。少则制众。无则制有。盖太玄取诸太极而已。故其数如此。老子之书。终于八十一。难经止于八十一。皆此意欤。

王伯厚困学纪闻曰。石林谓。太玄皆老子緒余。老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之为九。故九而九之。为八十一章。太玄以一玄为三方。自是为九。而积之为八十一首。

难。是问难之义。帝王世纪云。黄帝命雷公岐伯。论经脉。旁通问难。八十一为难经。(事物纪原)隋萧吉五行大义。唐李善文选七发注。并引此经文曰。黄帝八十一问云。可以证焉。唐艺文志。有耆婆八十四问。许咏六十四问。盖本此。

陈振孙书录解题。载难经二卷曰。难。当作去声读。欧阳圭斋曰。难经先秦古文。汉以来答客难等作。皆出其后。又文字相质难之祖也。(元胤)按史记黄帝本纪云。死生之说。存亡之难。索隐。难。犹说也。凡事是非未尽。假以往来之词。则曰难。又上文有死生之说。故此云存亡之难。所以韩非著书有说林说难也。八十一难之难。得之其义益明。

或读为平声。非也。

杨玄操序曰。名为八十一难。以其理趣深远。非卒易了故也。僧幻云史记附标。载杨玄操音义曰。难。音乃丹切。黎泰辰序虞庶难经注曰。世传黄帝八十一难经。谓之难者。得非以人之五藏六府隐于内。为邪所干。不可测知。唯以脉理究其仿佛邪。若脉有重十二菽者。又有如按车盖。而若循鸡羽者。复考内外之证。以参校之。难乎。纪天锡进难经集注表曰。秦越人将黄帝素问。疑难之义。八十一篇。重而明之。故曰八十一难经。滑寿曰。按欧虞说。则难字当为去声。余皆奴丹切。

此经不详何人作。隋以上则附之于黄帝。唐而降则属之于秦越人。隋经籍志云。黄帝八十一难二卷。盖原于帝王世纪之说也。杨玄操为秦越人之所作也。

杨玄操序曰。黄帝八十一难经者。斯乃勃海秦越人所作也。越人受桑君之秘术。遂洞明医道。至能视彻藏府。刳肠剔心。以其与轩辕时扁鹊相类。乃号之为扁鹊。又家于卢国。因命之曰卢医。世或以卢扁为二人者。斯实谬矣。按黄帝有内经二帙。帙各九卷。而其义幽赜。殆难穷览。越人乃采摘英华。抄撮精要。二部经内。凡八十一章。勒成卷轴。既弘畅圣言。故首称黄帝云。(元胤)按王惟一集注本。亦题曰卢国秦越人撰。盖据杨玄操之言者。扬子法言曰。扁鹊卢人也。而医多卢。

王勃云。秦越人始定章句。盖勃序见文苑英华。其言迂怪可疑。

王勃序曰。黄帝八十一难。是医经之秘录也。昔者。岐伯以授黄帝。黄帝历九师。以授伊尹。伊尹以授汤。汤历六师。以授太公。太公授文王。文王历九师。以授医和。医和历六师。以授秦越人。秦越人始定章句。历九师以授华佗。佗历六师。以授黄公。黄公以授曹夫子。夫子讳元。字真道。自云京兆人也。

旧唐经籍志云。黄帝八十一难经一卷。秦越人撰。按开元中。张守节作史记正义。于扁鹊传首。引杨玄操难经序。则玄操开元以前人。而其属诸越人者。岂创于玄操欤。司马迁云。天下至今言脉者由扁鹊。盖论脉莫精于难经。则其说之所以起也。然谓之扁鹊所作。唐而上无说。实为可疑矣。八十一难之目。已见于仲景自序。而叔和脉经。士晏甲乙。往往引其文。则汉人所撰。要之不失为古医经。亦何必论其作者。

本义曰。史记越人传。无着难经之说。隋书经籍志。唐书艺文志。俱有秦越人黄帝八十一难二卷之目。又唐诸王侍读张守节作史记正义。于扁鹊仓公传。则全引难经文。以释其义。后附载四十二难。与第一难。三十七难全文。由此则知古传以为越人所作者。不诬也。详其设问之辞。称经言者。出于素问灵枢二经。而见于灵枢者尤多。亦有二经无所见者。岂越人别有摭于古经耶。经释曰。云秦越人著者。始见于新唐书艺文志。盖不可定然。实两汉以前书也。(元胤)尝考素问。其言雅奥。其理亦精。虽有汉人之所补缀。其实多周秦古书之文。若灵枢。则朱子称为浅易。较之素问。殆为雁行。而八十一难。则又其亚也。何者详玩其文。语气稍弱。全类东京。而所记亦多与东京诸书。相出入者。若元气之称。始见于董仲舒春秋繁露。扬雄解嘲。而至东汉。比比称之。男生于寅。女生于申。说文包字注。高诱淮南子注。离骚章句。俱载其说。木所以沉。金所以浮。出于白虎通。金生于巳。水生于申。泻南方火。补北方水之类。并是五行纬说家之言。而灵素中。未有道及者。特见于此经。其决非出西京人手。可以见矣。且此经诊脉之法。分以三部。其事约易明。自张仲景王叔和辈。取而用之。乃在医家。实为不磨之矜式。然征之素灵。业已不同。稽之仓公诊籍。亦复不合。则想以其古法隐奥。不遽易辨识。故至东汉。或罕传其术者。于是名师据素问有三部九候之称。仿而演之。以作此一家言者欤。丁德用曰。难经。为华佗烬余之文。吴太医令吕广重编此经。王文洁曰。扁鹊者。轩辕时扁鹊也。隐居岩岳。不登于七人之列。而自作八十一难经。以后秦越人注之。今书故称秦越人扁鹊。是特无稽之谈耳。姚际恒伪书考曰。伤寒论序云。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者。即指素问九卷而言也。六朝人又为此书。绝可笑。是亦臆测。

胡应麟曰。班志。扁鹊有内经九卷。外经十二卷。或即今难经也。此说难凭。此经所论。一本内经之精要。以发其蕴奥。而较诸素问灵枢之义。往往有相诡者。是果何也。素灵旧称古之内经。而取两书较之。亦往往有其义相乖者。内经中已如此。又取素灵。而篇篇较之。其言有前后相畔者。一书中亦复如此。况难经虽原内经。而其实别是一家言。春秋三传。各异其辞。古之说经立言。率皆为然。亦何遽取彼举此。而致轩轾耶。

徐大椿着难经经释。以此经有以内经文为释者。有悖内经文者。有颠倒内经文者。掎摭得失。而辨駁之。是未通古人立言之旨。

吴文正公曰。昔之神医秦越人。撰八十一难。后人分其八十一。为十三篇。予尝慊其分篇之未当。厘而正之。其篇凡六。一至二十二。论脉。二十三至二十九。论经络。三十至四十七。论藏府。四十八至六十一。论病。六十二至六十八。论穴衜。六十九至八十一。论针法。夫秦氏之书。与内经素灵相表里。而论脉论经络居初。岂非医之道所当先明此者欤。予喜读医书。以其书之比他书最古也。(赠医士章伯明序)按吴氏六篇。视之于杨氏十三类。条理区别。甚为的当。元以后注难经者。未有表章者也。

本义汇考。亦论分篇之义。与此约略相类。不及吴氏甄别之精也。

夫八十一难经。古今之为笺释者。亡虑数十家。若吕广杨玄操虞庶丁德用。其书虽亡。而王翰林集注。存其全说。滑伯仁本义所注。稍为妥适。而周仲立王诚叔冯玠袁淳甫谢坚白陈廷芝等解。因其纂录。而得概见一二矣。纪齐卿集注。则本义所援。殊为仅仅。顷览宋本史记扁仓传。其附标重载医家之言。中有纪注。及张洁古药注数十则。近代徐大椿经释。以内经之文。议难经之失。其言虽似乖雅道。注中浚明诸家未发之义者。亦不为少矣。若此数家。其传于今者。可以为后学之津梁也。其他则佚者居多。至于明熊宗立张世贤王文洁辈。不过剽袭本义之说。托名于作者之林耳。客岁戊寅。(元胤)窃读此经。以王氏集注为本。识其栏外。以诸家之注。备一时之研查。既为及门之徒。讲于家塾。奈何病目视短。不可快读细书。于是别编成一书。起稿于仲冬至日。至于今春三月念有五日。而始断手。颜曰八十一难经疏证。厘为二卷。以还隋志之旧。且据草庐胡氏之言。劙以六篇。噫(元胤)识庸学楛。虽不能以闯圣言之蕴奥。评古贤之传注矣。谨考经文。寻其指归。旁探群籍。资为证左。质以过庭之所受。对床之所闻。而后反之蔀暗。以竭吾陋。疏可通而阙可疑。必有契于鄙意而止矣。然岂敢谓析理剀切。足以启幽前秘。击蒙后生耶。唯在讲肄之际。取便翻阅也。览者勿以赘述见罪。幸甚。

文政己卯首夏初二日东都丹波元胤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