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版黄帝内经 《阴阳》甲

《阴阳.甲甲》
《上经、知辨》曰:“见,所见;见不见。不见见;见见愚乎弗见。见见也,乃谓常见。
见弗见之见,见见之见;不见见见,见而得之道矣”。故见见者,有;非见见者。不见见者,
有;非不见,见者。不见,见不见者。见见不见乎?见不见见焉?是以,见见者,阴也。不见
见者,阳也。弗见而可见见者,阳中之阳。见见,见而弗见者,阴中之阳也。不见见,工也。
不见见见,神也。若(髟付);阴阳之道;生之枢也。天地之常也,恒生之主也。
然哉,见而盲于心者,不谓见见而不见者也。见乎见,不见乎见。不见见者,见矣。
是故天之道者,见而弗见也。地之道者,见可见见也。故见而弗见见之见者,道也。见见
而不见见见者,常也。道者,诸象之根也。常者,众妙之始也
是时也,亦非时也。是常也,亦非常也。时有所应,亦有非应。常有亘常,亦有非常。恒
有不常之见,亦恒有不见见者,岂有弗明而愚者哉。且夫病病,始摄养也。生养也,此常也。
然而有未成而病者,病而尸如死者,岂非然哉。是以圣人知民之苦,而立医之道者,治其
病也。诸求之于未治而治者,养摄之道蒙也”。
《阴阳.甲乙》
故经曰:‘道,生唯一。一,生唯二。二,生为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
气以为和’。是以宇宙一也,天地阴阳二也,齐之人物之生三也。
故‘达;道无形’。而,天地运行,有序。‘达;道无名’。而,万物生息,为
纪。‘达;道无亟’。而,立阴阳,为万物,之纲纪。纲者,纲领也。纪者,规律也。实,乃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万物之砥柱,立极之源
泉也。故有言:积气,以负鹏。言天,乃阳之所象也。积水,以载舟。言地,乃阴之所凝也。
则,天为阳。而,地为阴。
其显也,则。‘阳动而阴静,阳升而阴降’。‘阳主生,而阴主长’。‘阳为冲和,阴为
柔顺’。‘阳燥阴湿,阳表阴敛’。‘阳躁阴寒,阳生阴成’。阳清阴浊,阳长阴藏。往阳,
至阴。数阳,迟阴。抱阳,负阴。内阴,外阳。淡阳,浓阴。
故曰:‘阳者,生气之母,阴者,形象之根者’矣。
若(髟付)!阴阳之变化,有方无端。嗟乎!强弱;盛衰之应验,随时化变。
是以热极,而生寒。寒极,而生热。热散,而寒凝。火升,而水降;反此曰病。何谓耶?
逆阴阳,之质性,内变生焉。
《阴阳.甲丙》
故经曰:“顺;四时之变,勿违勿逆。承;天地之冲和,应顺应虚,则养生之道成矣”。
故曰:‘阴藏于内,而阳之守也,阳在乎外,而阴之使也’。
清阳实于四肢,浊阴归乎六府,内化而益,外化而实。阴阳相守,天地交化;周而复始,
生生不息。
故治,必求于本。求其本,则能除末。故日形卫,阳在外也。
月形营,阴在内也。阳化(气火),阴成形。寒气生,浊。热气生,湿。
湿气清下,则生肢痹。清气在下,则为飧泄。浊气在上,则生嗔胀。
故阴阳反作,病有从逆。故水为阴,火为阳,阳化(气火),阴归味。
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
故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于味。
阴之味出下窍,阳之气出上窍。
故味厚者,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泄,薄则通。
气厚则发泄,味厚则发热。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
壮火散气,少火生气。故多(重)寒则热,多(重)热则寒。阳闭生热,阴闭生寒。寒则蚀形,热则蚀气。
气蚀形,伤为痛。形蚀气,伤为肿。风胜则,动。动,则为风。热,则为肿。
肿,为郁成。燥胜,则干。干,为津衰。寒胜,则浮。浮,为积涎。
湿胜,濡泻。泻,为火焱。
故喜怒伤者,血气。寒暑伤者,形骸。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侵,满脉去形。
喜怒不节,譬若寒暑过度。寒暑过度,生乃不固。
故申。而言曰:重阴,其象必阳。重阳,其象必阴。
冬伤于寒,春必温病;春伤于风,夏当飧泄;夏伤于暑,秋必痎疟;
长夏伤于湿,冬必咳嗽;秋伤于燥,冬必涎喘。
故上古圣人,论理人形。列别脏腑,端络经脉。会通六合,各从其经。
气穴所发,各有处名。经脏络腑,属有所部。溪谷属骨,皆有所起。分布逆从,各有绦
理。四时阴阳,尽有经纪。
外内之应,皆有表里。人之能常,得之程一矣。
《阴阳.甲丁》
经言:“天象,阳也。气也,圜也,动也,轻也,淡也。故清和之气,益阳而通之。
地象,阴也。味也,方也,静也,重浊也,浓厚也。故重浊之气,补阴而实之。
阳宣也,阴沉也。故益阳,以轻淡味薄气厚之属,以其清也。填阴,则以其重浊浓厚之色
味;以其性沉而滞也”。
故‘气本乎天者、亲于上。质本于地者、亲其下’。乃各从其类也。阳发腠理,阴走五
脏。阳,充四肢而动。阴,归五脏而静。
是以阳者,为气。气厚则纯阳也。阴者,为味。味厚者,乃纯阴也。而气薄者,阳中之阴
也。味薄者,阴中之阳也。
以其质言:则轻者,内疏者皆阳也。重者,内密者阴也。
以形言,则花为阳,实为阴。叶为阳,茎为阴。枝为阳,节为阴。干为阳,根为阴。皮为阳,木为阴。地上为阳,土中为阴。
阴之气润乎下,然味厚则滞利,味薄疏通。阳之气行于上,然气薄则发泄,气厚者发热。
故火,之盛也必衰。火,之生乎必盛。气生壮火,少火滋气。故‘气,遇壮火则耗散。
气,得少火则生长。逢湿痰(水上火下,皮命切,音病,其火蒸津涎郁结之为病)(肉网肉)(音
纪)则郁,并邪则妄’也。
以五行言,则火阳水阴,金阳木阴,土寄四时,阴多阳少。四时而言之,则春夏为阳,秋
冬为阴。
故味,其辛甘为阳,功在发散;以其辛散甘缓之故也。
气,味酸苦为阴,用于涌滞;以其酸收苦滞之故也。且阴阳一,之变无端。五味,之化方
方。失其时,则变也。
《阴阳.甲戊》
春:之色青。故青色之阳,祛风解表而通宣。阴者,清热解毒。
夏:之色赤。故赤色之阳,理血和中。阴者,消瘀破积。
秋:之色白。白色之阳,除湿利窍。阴者,益气填中。
冬:之色黑。黑之阳者,可以消渴补虚。阴者,强筋壮骨。
长夏:之色黄。“黄色之阳也,消病解郁,和中理气。黄色之阴者,益气培阴。消无妄,
祛其烦渴,解相类,祛其毒燥”。
故酸大涩滞,酸少消瘀。苦大解毒,苦少清热。甘大降火,甘少得益。辛大散结,辛少疏
利。咸大渗利,咸少填补。
故味之合,弗得甚之。色之治,弗可过之。性,为之从也。味,为之归也。气,为之使
也。故其和,当有其纪也。
是以、形、色、性、味,为归经之母。覹之和伍也,其清浊薄厚,当则无失,适则能已。
味殊有别,性殊往度。形殊有指,色殊有异。治以汤液,当明其眞耶。
虚实寒热,时差地异。大小质地,各有其极。(髟付);日月晦明之推移,天道斥隍之围
变,物,无不易之质性,气,无不应之可虞。
故言传之当慎,匪人勿示。好大莫取,贪功不及。从分思高,见力及隙者,不可得传也。
其;贵持从来之得为我,啬而藏宝,学非学,革工无术。贪守套虚,陈规拒乂;抑有知以
启腐膏,伐弱张暴,炎炎不得息止,卫生之道,何以彰光哉?
呜呼!百姓无过也。常祸切而不任之,时病之狂,岌岌以危,异怪之患,随气而猖,当此
之时,为工婪,则张狂不度,学为利,则为好所移。欲大彰,嗜大踨,炎炎莫明,何以卫生?
可不悲欤?可不忧乎?是故耳。
《阴阳.甲己》
故曰:乾坤定位,阳纲阴柔。阳强阴弱,阳虚阴实。阳浮阴沉,阳弦阴革。阳数阴迟,阴
短阳长。阴涩阳滑,阴结阳鼓。阴代阳搏,阴微阳洪。阴缓阳紧,阳芤阴牢。阴濡阳动,阴弱
阳促。阴小细伏,阳散耎大。
法,天地、自然之道,应时而辨。合,阴阳、万物之动静,呈象以明。
故曰:“日阳月阴,夜阴昼阳。互动而和,则生道倡”。
故经曰:“四时之动也,与之上下”。
阳中之阳,其精华荣乎神,阳中之阴,其晶卫乎精。其次资乎性,而养乎筋血。阳者,卫
乎形表,活跃有形,而司生者也,固而卫乎外。
故“阳不胜阴,则五脏(气火)争,九窍闭塞”。“阴中之阴,其精萃荣乎脏。阴中之阳,
其晶养及精髓;其次营乎血,而资乎肌里”。
“(髟付);形者,阴居上而濡,阳在下而活。故脏;见僵劲弦涩者,非吉。腑;见搏击鼓
急者,大祸。阳则患,阴则害。”此不易之程矣。
故曰:“阴不胜阳,则脉流搏急,而疾走狂歌”。“阳上行,而卫乎外。阴下行,而营乎
里”。
阳之养也;则。祛烦劳。忌甚怒。汗勿风。寒勿伤。毋思恹。则神气清,而阳和气爽。
阴之养也;则。戒忧郁。禁急燥。多息眠。少惑牵。尐热煎。则心志静,而血养脏安。
‘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阳和阴靖,生道益昌。
《阴阳.甲庚》
敬言浩浩,无过调乎阴阳。针石汤醴,只在补利得当。故‘阴不可举,阳不可堕;对症而
司,相得乃长’故“阳者,动气也,莫可闭之,闭渍则狂疯癫厥、中风喎斜。阴者,宁和也,莫可动之,
燥动则客阳、亢眩晕,郁闷烦懑”。
若(髟付);阴阳之道明,则程道之机彻。是以‘春病头项,风伤于阳;鲜劳于阴之
害’也。‘夏病胸肋,腻(音病,病头上水下火)郁闷,伤于络也’;‘秋病肩背,燥风湿蚀,
邪风客于肺’也;‘冬病腰腹四肢,寒邪风毒,劳乎筋髓也’。
故春者,天气以生,地道初萌。当夜卧早起,踏青徐步,松形深纳,缓气松行,养乎阳
道,以资志意也。违则伤肝,夏为瘀结,秋则寒变;甚则木气臃肿,营血浊粘,是为阴入乎
阳。
夏者,天地交化,品物华实。早卧早起,迎日缓行,清心养神;使华毓秀,浊滞清宣,通
乎腠肤也。违则伤心,长夏少血;秋为痎疟,心(气火)闭塞,血路不畅。奉收者少,冬至重
病。
长夏者,四时之所彙也,土湿石汗,木萧火郁,晚卧早起,动静和睦,当汗当温,以致中
和。逆之则伤脾。秋则湿淫,逆水糜乎胃肠,春发疮疹,夏当湿痒,甚而病消瘅满渴,水涣不
收。
秋者,风气大动,地气显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平心静气,内守神思;静立庭外,以
缓秋刑,逆则伤肺。入冬气塞,而为飧泄,而为干咳。风动(痰)火,则为痨为痹。奉藏者少,
冬病气短,至夏疮痒。
冬者,万物闭藏,水(仌水)地坼。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伏匿,内守勿离,去寒就
温;缓步于庭,动无劳骨,勿泄乎阳。逆则伤肾,春则痿糜,夏当厥逆,伤于骨则寒而逆冷,
四时少温,骨渐僵硬,曲伸不利。此四时应五行之变也。
《阴阳.甲辛》
若(髟付);阴阳之道,圜之无端。阴阳之化,如影与形。影虽虚而形无可去,形唯一而影
然若即。“故阴之质、无阳不宣。阳之气、无阴不功。”
故阳动者,因圆以成象。阴静者,基方而类形。天着形以二十四气,气归其根。地着体于
一十二质,质分浊清。
故‘日作,气归胃以施化。夜息,气归胆以施卫。是以病胃气弱,病胆邪盛。胃气者,动
气也。胆气者,静气也。故动之,卫在阳明。静之,卫在胆。其,胃气虚也,则求营于脾,故
使脾虚而人不力。其胆气虚也,则求营于肝,故使人易怒,易感邪而少寐多惊’“风乃时气;客,二气以相搏。性为风君;作,过则内吹不已。思为火王;用,过则消乎
血气。”外邪时干,内邪从乎气性;外者易息,而诸内者难已。
“心为营王,脑乃行主。脑,为生脏而司腑运。肠,为心之脑全乎生。”故齐为雷霆之
渊,患矫之师。故葆生者,其弗伤而气自正。
胃者,受胆之气以运也。胆者,承胃之气而跃也。故物随气而变,气因物而化。阴阳变
化,孰知其极?
是故,圣人着《阴阳》,而呈斯理。体变化论《眞意》,以知病。以《阴阳》,而知天下
之始极。用《眞意》,以明万物之生息。《上经》者,类病也。《下经》者,治之道也。
故知变,而知机。渐,臻诸妙境。明机已,比;自然之道枢。以此知彼,以阴知阳。以我
而通天地,以彼而明五行;此(人大)观之境矣。
《阴阳.甲壬》
(髟付),五行,生也不息。克:所以为运;为病。是以,圣人动之以应时,静则以养气。
气者,得四时之正(气火)也。
故得于胃者,为阳(气中)之阴,以葆和五内。得于肺者,阴(气中)之至阳,以布乎六外。
得之于胆者,为阴中之少阳,故施行静卫。得之于心者,为阴中之阳明,故司神而致意。阴阳
相和,则天地交泰,而日月明。日月明,则神气内蕴,而气血活泼。形气内守,则营卫固秘。
营卫固秘,则脏腑调泰,而寿且壮。
故阴阳者,大道之机要也,不可不辨耳。
一閜二之。二閜四之。四閜八之。八閜十有六矣。是以,阴阳之辨也无穷。阴阳之变而无
尽。知微至着,见着析微。则着手明白,朔之其因而掘其根,根源治无不愈。
“形者,非形也,不可恒也。形非形者,常化也。形可形,非形形也。形即形,是非形
形。形弗形,是非不形,即形以形也”。
“形形者,非形形者。非形可形者,非可形者。可类,而勿执。可索,而毋比。可理会,
而毋拘。可慎,而毋追也”。
故曰:“形可形形,而不可以加也。加不可追,法不可类矣”。可求诸于形者,可求诸于
无形之寓者也。若是者,《经》舆师继也。
“皆是形形,皆非形形。形形可形,皆非可行行可形。形可行而非可以形,可形形,而非可形形而非形也”。
故曰:“大象无向,大块无色。气物相化,色从形生,阴阳互感,生色举。无色可色,是
谓望矣”。
“大音希声,无声可声。心和其眞,希音如鸣。无声可声以聪者,是谓闻矣。音本无声,
以形而呜。阳本无形,阴形而声,形声知意,天籁分形。
故曰:心,知以鸣矣”。
《阴阳.甲癸》
“气:本无恙也。是其形殃,而乱其气。则,气怒之,发也。形:本无疾,是其气客,而
害其形,则其形病,病矣”。气之怒,发。则,形自壅而患也。是为,阴害阳也。阴之过,而
阳为所代也。故气并,而内乱发。内乱发,而邪共之。
夫阴阳者:比而和之则生。强弱,相薄以变化,鬼神莫测。阳怒坏形,阴发瘀生。水患,
则稽天。火殃,则气逆。
木之患、阳亏,癀风。金之伐、瘟毒,败胸。土之躁、气浊,四韛。霪湿之气、痞、菇,
菌丛。故大旱、阳;燥火伤肝。大水、疫;气而伤肺。大辛、血;泣而伐心。大汗、劳;憥而
败肾。此阴阳之失和也。失之和,形病也。
天之苍苍。其,气清也。其,色和也。地之芸芸。其,质秀也。其,蕴馨也。故曰:有平
(古代之尺巨也)者师,可以知地道也。有常(古代天文时度之鐻也)者师,可以知天道也。有天
地者(持续之意也)师之,可以知阴阳之道也。
平者,立也,基也。常者,目见也,日常也,自然象也。平常者,易见易知易明者也。虽
易见易知易明,而人所卑弃者也。
(髟付);天地,自然之常道也。人盲歍,目而崇之。则,谓玄也,若(髟付)。天也,人可
尽而言之。言者如嘘,闻者有嘻嘻。有唯唯,有神神者。逐,吾而感,之也。故阴阳和之谓
道,常葆其和者,为德也。
《阴阳.甲子》
天地者:小阴阳也。人者,物者,大阴阳也。何谓大?大者:阴阳之薄,而动生动死者
也。何谓小?小者:虽然动作,之有大患,而无存亡之殃者也。故天地之阴阳为小,而人者,
物者之阴阳谓大也经曰:“有形之病为阴;有形者,脏腑血脉、筋骨脑髓、有形质者之病是也。无形之病为
阳;无形者,经络溪谷,气之病是也。何谓也?其可以知乎知感形色,而弗可以据也。故天地
阴阳交化,我物成矣”。
黄帝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谷之唯空,神曰冲和。湛湛而玄,牝言雌阴。
天地阴阳,元化盛忱。神存形在,诺诺久长。形生兑口,橐龠鼻虚。归根蕤蕤,阳养阴成。
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出纳生化,浩浩鸿鸿也”。
故言‘无形,而为阳者。其,感诸形之,厌气而得者也。虽其形弗有损,而其气伤阳者
也。有得此者,先其治,已。不先其治,其患至,虽有通鬼神之工,死、不治’。何谓也?以
其先病于髓,次病于精,次病于气,次病于神,次病于形所也。
故‘感阶,而入者,发机无生也’。其何以知而治之哉?其有病隐伏于膋肓者;髓肪者;
血脉者;膏胝者;溪谷水经者。
色;见赤黑皆凶,青白者吉凶过半矣。其见髐阳,病入心肺。其见腓阳,其发中胃。股内
入肝,肱内走血。胫内是肾,八节走骨。阴闾为髓,臂走少腹。外股为胁,颈后为首。颈侧脐
肠,手胸足背。
言其症也;其尾骶寒凉者。脊膂如火煨者。胛脊如锥刺者。热多久咳者。肌肤如火,久不
已者。身心憟憟,而寒不已者。无病,而无气力者。鼻气如火,有伤不愈者。动则溺赤、而骨
节烁痛者。脑空空、而不知所以者。动则头重、而欲呕不吐者。手足心如虫嗜、而弗能呼吸
者;此皆非吉也。
合之以望,则之闻,类之问,辨之切;知气达时,明易交功,则能知其生死也。
言其隐伏者,病之,而未能知也。有其病而人莫之知也,此名伏尸。莫之知者,谓我无病
者也。其人气色具佳,强而不疲也。惟两颐紫气隐隐,双颊伏黑。或命宫见黑紫青赤,纹若腾
蛇。若见者,治之则愈矣。
如是则谓之先服。先服者,治之于未始也,清之于未乱也。愈之于未形也,理之于未病
也。
《阴阳.甲丑》
‘神人’不病,以其、神气和也。‘眞人’无病,以其、和常也。‘圣人’无可病,以
其、无形可病也。是故知,昒阴阳。合,昒天道。‘心’恒以平常,而事事者;气,舍其形;
神,居不名;病无从可入也故言阴阳者,万化之终始也。其和也,可以长久。其怒也,金石诒败朽。故阴以形,阳类
象,当其衡,适其利,合以和,故纲举焉。
经曰: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
也。一者,始也。生之、畜之,长之、成之,生道光也。
天覆地载,万物方生而未出地者,命曰阴处,名曰阴中之阴。则出地者,命曰阴中之阳。
阳予之正,阴为之主。故生应春,长应夏,收应秋,藏应冬。失常则天地四塞。阴阳之变,其
在人者,亦数之可数也。
故圣人面南而立;前曰广明,后曰太冲。太冲之地,名曰少阴。少阴之上,名曰太阳。太
阳根起于至阴,结于命门,名曰阴中之阳。中身而上,名曰广明。广明之下,名曰太阴。太阴
之前,名曰阳明。阳明根起于厉兑,名曰阴中之阳。厥阴之表,名曰少阳。少阳根起于窍阴,
名曰阴中之少阳。是故三阳之离合也:太阳为开,阳明为合,少阳为枢也。此三经者,不得相
失也。搏而浮,命曰一阳矣。
外者为阳,内者为阴。然则中为阴,其冲在下,名曰太阴。太阴根起于隐白,名曰阴中之
阴。太阴之后,名曰少阴。少阴根起于涌泉,名曰阴中之少阴。少阴之前,名曰厥阴。厥阴根
起于大敦,阴之绝阳,名曰阴中之厥阴。是故三阴之离合也: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
枢。
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沉,名曰一阴。阴阳唉迄,积传为一周。气里形表,而为相
成也。
人亦有四经十二从。以四经应四时,十二从应十二月,十二月应十二脉。脉有阴阳,知阳
者知阴,知阴者知阳。凡阴有六,五变六得卅阴。阳有五,五变五二十五阳。所谓阴者,眞藏
也。见则为败,败必死也。所谓阳者,胃脘之阳也。别于阳者,知病处也。别于阴者,知生死
之期。三阳在头,三阴在手,所谓一也。
‘别于阳者,知病忌时。别于阴者,知病顺逆,知生死之期。谨孰阴阳,无与众谋’。
《阴阳.甲寅》
所谓阴阳者,去者为阴,至者为阳。静者为阴,动者为阳。迟者为阴,数者为阳。
凡持眞脏之脉者;肝至县绝急,十八日死。心至县绝,九日死。肺至县绝,十二日死。肾
至县绝,七日死。脾至县绝,四日死。
经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死不治。曰:三阳为病,发寒热,下为痈肿,为痿厥腨(病头下口月)。其传为索泽,其传为頺疝。
经曰:一阳发病,少(音气,气下火)善咳善泄。其传为心隔,二阳一阴发病,主惊骇背
痛,善噫善欠,名曰风厥。二阴一阳发病,善胀心满善气。三阳三阴发病,为偏枯痿易,四肢
不举。
鼓阳曰钩,鼓阴曰毛,鼓阳胜急曰弦。鼓阳至而绝曰石,阴阳相过曰溜。阴争于内,阳扰
于外。魄汗未藏,四逆而起,则熏肺,使人喘鸣。阴之所生,和本曰和。是故‘刚与刚,阳气
自破。阴气乃消亡。淖则刚柔不和,经气乃绝’。
死阴之属,不过三日而死。生阳之属,不过四日而死。
故师云:‘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得道无畏,体道若废’。若昧言其凝也,若退言其守
也。无畏言其大生也,若废言其止也。
‘阳得阴则聚,阴得阳则和。阴阳得合,则万物生矣’。
是故‘知阴阳,而明万物之道者,宗生也。知常,而明阴阳生息,升降之理者,医人无难
矣’。
病者,并也。邪入阳,则并于阴。邪侵乎阴,则感乎阳也。邪者:入也。入一阳谓之伤,
并一阴谓之感。重重并入,其病不已。能知之于虚实强弱之道者,几症治之道矣。故曰:“适
其拊,当其和,无疾不治。切其意,胜其宗,无治不果”。“是以察其病所适,拊其形质所
须,投其气性所好,用其工以败其妄,心结解而神气清,则疾无不治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