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经运气病释 《内经》运气病释九

陈无择《三因方》敷和汤病见前《六元篇》,今不再出。

此以巳亥十年,厥阴司天,少阳在泉,风燥火热之气见于气交,而民病焉。故宜以此方治之。

半夏茯苓酸枣仁(生)甘草(炙)五味子干姜(炮)枳实青皮诃子大枣

初之气,阳明加临厥阴,本方加牛蒡子。

二之气,太阳加临少阴,本方加麦冬、山药。

三之气,厥阴加临少阳,本方加紫菀。

四之气,少阴加临太阴,本方加泽泻。

五之气,太阴加临阳明,依本方。

终之气,少阴加临太阳,依本方。

缪问解此方曰:风木主岁,经谓热病行于下,风病行于上,风燥胜复形于中,湿化乃行。治宜辛以调其上,咸以调其下。盖辛从金化能制厥阴,咸从水化能平相火。揆厥病机,或为寒,或为热,或为温厉。病非一端,气原庞杂,用药非具卓识,又何从而措手哉?此方配合气味尤妙,论其气则寒热兼施,论其味则辛酸咸合用。有补虚,有泻实,其大要不过泻火平木而已。半夏辛能润下,合茯苓之淡渗,祛湿除黄。枣仁生用,能泻相火。甘草炙用,能缓厥阴。《别录》载五味子除热有专功,故风在上以甘酸泄之,而火在下以咸温制之也。再加炮姜以温上年未退之寒,枳实以泄本年中之湿。青皮、诃子,协大枣醒胃悦脾,无邪不治矣。初之气,加牛蒡之辛平,导炮姜之辛温以散寒。二之气,病反中热,加麦冬以清金,山药以益土。三之气,木邪内肆,加紫菀佐金平木。四之气,湿热交甚,加泽泻以逐湿,山栀以清湿中之热。五气、终气,并从本方。药味无多,丝丝入扣。世谓司天板方,不可为训,岂其然哉。按:缪氏于「初气民病寒于右」之下,解作「右胁」,因谓炮姜能温右胁之寒,此误也,故改之。

陈无择《三因方》正阳汤按:陈氏以平气升阳二字归诸少阳相火,故于少阴君火之年以正阳名其方。

此以子午十年,少阴司天,阳明在泉,水火寒热之气见于气交,而民病焉。故宜以此方治之。

当归川芎元参旋覆花白薇白芍药桑白皮甘草生姜

初之气,太阳加临厥阴,本方加升麻、枣仁。

二之气,厥阴加临少阴,本方加车前子、白茯苓。

三之气,少阴加临少阳,本方加麻仁、杏仁。

四之气,太阴加临太阴,本方加荆芥、茵陈。

五之气,少阳加临阳明,依本方。

终之气,阳明加临太阳,本方加苏子。

缪问解此方曰:少阴司天之岁,经谓热病生于上,清病生于下,寒热固结而争于中。病咳喘,血溢泄,及目赤心痛等证,寒热交争之岁也。夫热为火性,寒属金体,用药之权,当辛温以和其寒,酸苦以泄其热,不致偏寒偏热,斯为得耳。君当归,味苦气温,可升可降,止诸血之妄行,除咳定痛,以补少阴之阴。川芎味辛气温,主一切血,治风痰饮发有神功。元参味苦咸,色走肾,而味入心,偕旋复之咸能软坚、白薇之咸以泄热者,合《内经》咸以调其上之法也。白芍酸苦微寒,主邪气而除血痹,偕桑皮之泻肺火而散瘀血者,合《内经》酸以安其下之义也。诸药既有维持上下之功,复加甘草、生姜,一和一散,上热下清之疾胥蠲矣。初之气加升麻之升清阳,酸枣之除烦渴,以利其气郁。气利则诸痛自止。二之气加车前以明目,茯苓以通淋。三之气加麻、杏二味,一以润燥,一以开肺。四之气加荆芥,入木泄火,止妄行之血。茵陈入土除湿,去淤热之黄。陈氏藏器谓荆芥搜肝风,治劳渴、嗌乾、饮发均为专药。五之气依正方。终之气加苏子以下气。传曰:刚克柔克,真斯道之权衡也。

陈无择《三因方》备化汤

此以丑未十年,太阴司天,太阳在泉,湿寒之气见于气交,而民病焉。故宜以此方治之。

附子片(炮)生地黄茯苓复盆子牛膝木瓜生姜甘草

初之气,厥阴加临厥阴,依本方。

二之气,少阴加临少阴,本方去附子,加防风、天麻。

三之气,太阴加临少阳,本方加泽泻。

四之气,少阳加临太阴,依本方。

五之气,阳明加临阳明,依本方。

终之气,太阳加临太阳,依本方。

缪问解此方曰:丑未之岁,阴专其令,阳气退避,民病腹胀,胕肿,痞逆,拘急,其为寒湿合邪可知。夫寒则太阳之气不行,湿则太阴之气不运。君以附子大热之品,通行上下,逐湿祛寒。但阴极则阳为所抑,湿中之火亦能逼血上行,佐以生地凉沸腾之势,并以制辛烈之雄。茯苓、覆盆,一渗一敛。牛膝、木瓜,通利关节。加辛温之生姜,兼疏地黄之腻膈。甘温之甘草,并缓附子之妨阴,谓非有制之师耶?二之气热甚于湿,故加防风走表以散邪,天麻息风以御火。三之气湿甚于热,故加泽泻以利三焦决渎之道。余气并依正方。抑其太过,扶其不及,相时而动,按气以推。非深明于阴阳之递嬗、药饵之功用者,乌足以语于斯?

陈无择《三因方》升明汤

此以寅申十年,少阳司天,厥阴在泉,风热之气见于气交,而民病焉。故宜以此方治之。

酸枣仁(生、熟各半)车前紫檀香蔷薇青皮半夏生姜甘草

初之气,少阴加临厥阴,本方加白薇、元参。

二之气,太阴加临少阴,本方加丁香。

三之气,少阳加临少阳,本方加赤芍、漏芦、升麻。

四之气,阳明加临太阴,本方加茯苓。

五之气,太阳加临阳明,依本方。

终之气,厥阴加临太阳,本方加五味子。

缪问解此方曰:是岁上为相火,下属风木。正民病火淫风胜之会也。枣仁味酸平,《本经》称其治心腹寒热邪结。熟用则补肝阴,生用则清胆热,故君之以泄少阳之火。佐车前之甘寒,以泻肝家之热。司天在泉,一火一风,咸赖乎此。紫檀为东南间色,寒能胜火,咸足柔肝,又上下维持之圣药也。风木主令,害及阳明,呕吐、疟、泄,俱肝邪犯胃所致。蔷薇为阳明专药,味苦性冷,除风热而散疮疡,兼清五脏客热。合之青皮、半夏、生姜,平肝和胃,散逆止呕。甘草缓肝之急,能泻诸火。平平数药,无微不入,理法兼备之方也。初之气加白薇,苦咸以清血分之邪。元参苦寒,以除气分之热。二之气加丁香,醒脾止吐。三之气加赤芍之酸寒,以清血分之热。漏芦之咸寒,以清气分之邪。盖漏芦能通小肠、消热毒。且升麻升散火邪,以治目赤。四之气加茯苓,利湿泄满。五之气依正方。终之气加五味子之酸以收之。

陈无择《三因方》审平汤

此以卯酉十年,阳明司天,少阴在泉,清热之气见于气交,而民病焉。故宜以此方治之。

天门冬山茱萸白芍药远志紫檀香白术生姜甘草

初之气,太阴加临厥阴,本方加茯苓、半夏、紫苏。

二初气,少阳加临少阴,本方加白薇、元参。

三之气,阳明加临少阳,本方去萸肉、远志、白术,加丹参、车前。

四之气,太阳加临太阴,本方加枣仁、车前。

五之气,厥阴加临阳明,依本方。

终之气,少阴加临太阳,依本方。

缪问解此方曰:阳明司天,少阴在泉,民见诸病,莫非金燥火烈见端。治宜咸与苦与辛。咸以抑火,辛苦以助金。故君以天冬,苦平濡润,化燥抑阳,古人称其治血妄行,能利小便,为肺家专药,有通上彻下之功。金不务德,则肝必受戕,萸肉补肝阳也,白芍益肝阴也。但火位乎下,势必炎上助燥,滋虐为害尤烈。妙在远志辛以益肾,能导君火下行。紫檀咸以养营,且制阳光上僭。又佐白术以致津,合生姜以散火,甘草润肺泻心。运气交赖其配合气味之妙如此。凡水火不调等证,有不立愈者哉!初之气加茯、半利水和脾,紫苏补中益气。二之气加白薇之苦咸,以治寒热。元参之苦寒,以泄浮火。三之气燥热相合,故去萸肉之酸收,远志之苦泄,白术之香燥,加丹参生血和营,佐车前益肾导火。四之气加枣仁入心以育神,车前入肾以治痿。五气、终气皆不用加减。成法可稽,而无不可见活法之妙也。

陈无择《三因方》静顺汤

此以辰戌十年,太阳司天,太阴在泉,寒湿之气见于气交,而民病焉。故宜以此方治之。

附子片(炮)干姜(炮)茯苓牛膝甘草防风诃子木瓜

初之气,少阳加临厥阴,本方去附子,加枸杞。

二之气,阳明加临少阴,本方仍加附子。

三之气,太阳加临少阳,本方去姜、附、木瓜,加人参、地榆、枸杞、白芷。

四之气,厥阴加临太阴,本方加石榴皮。

五之气,少阴加临阳明,依本方。

终之气,太阴加临太阳,本方去牛膝,加当归、白芍药、阿胶。

缪问解此方曰:太阳司天之岁,寒临太虚,阳气不令,正民病寒湿之会也。君附子,以温太阳之经。臣炮姜,以煦太阴之阳。茯苓、牛膝,导附子专达下焦。甘草、防风,引炮姜上行脾土。复以诃子酸能醒胃,木瓜酸可入脾,且赖敛摄肺金,恐辛热之僭上而无制也。防风、附子,皆通行十二经,合用之,而且表里寒湿均除矣。初之气风火交煽,故去附子之辛热,且加枸杞以养阴。二之气大凉反至,故仍加附子以御寒也。三之气病寒反热,不宜酸温益火,故去姜、附、木瓜。热伤气,加人参以助气;热伤血,加地榆以凉血。再以枸杞养营益阴,白芷消散外疡。四之气风湿交争,加石榴皮甘酸温涩,且治筋骨腰脚挛痛,并主注下赤白。五之气无有他害,故依正方。终之气一阳内伏,津液为伤,故去牛膝破血之品,而加归、芍入肝以致津,阿胶入肾以致液焉。

附:《内经》遗篇病释一卷

《内经》遗篇小引

《素问》不见「疫」字,以「刺法」、「本病」二篇之遗也。「六元正纪」初、终之气有病温疠者,固即《内经》之论疫。然疫之一字,则独见于「刺法」、「本病」论中。自二篇之遗,而疫字遂不见于《内经》。后人之不识何病是疫,且竞以温热病为疫者,盖即因此二篇之遗故耳。余于运气之病既逐篇尽释之,而以此二篇所论五疫之大小相似,正与「六元纪」之远近咸若互相发明,真是论疫之原,不可不并为之释意。固不仅为天地五星呆诠升降,故不为之表,而但论而存之,以贻世之欲明疫病非温热,即可以知温热之治,必当求诸仲景伤寒之论。是则余所望于后之君子矣。

《内经》遗篇病释

「刺法」、「本病」二篇

此二篇皆言疫疠之由,与「六元正纪」五郁证相表里也。

巳亥年,火金二郁证。

民病伏阳,内生烦热,心神惊悸,寒热间作。久郁暴热,化作温疠火疫,皆烦而燥渴渴甚。治之以泄之可止。

此巳亥继辰戌之后,厥阴当正太阳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少阴君火居辰戌之泉右者,必先升巳亥之天左,然后司天厥阴得以迁正。而火所畏者,天蓬水星也,胜之则升而不前。凡丑、卯、巳、未、酉、亥,六支皆属阴年,即皆不及。巳亥以不及之支,厥阴未及迁正,其升天左之君火本未当位,而又遇辛巳、辛亥年干中运,并以水胜少阴之火,故巳亥支中独于二辛水乾,每见火郁之证也。

民皆昏倦,夜卧不安,咽干引饮,懊热内烦,久而掉眩,手足直而不仁,两胁作痛,满目忙忙。

此巳亥继辰戌之后,厥阴当正太阳之位以司天,其间气阳明燥金居辰戌之天右者,必先降巳亥之泉左,然后司天厥阴得以迁正。而金所畏者,地彤火星也,胜之则降而不入。凡子、寅、辰、午、申、戌六支,皆属阳年,即皆有余。上阳支辰戌司天,太阳以有余而不退位,则天右阳明本未当位,而又遇癸巳、癸亥年干中运,并以火胜阳明之金,故巳亥支中独于二癸火干,每见金郁之证也。

巳亥年,太阳不退位,则厥阴不迁正。

民病原阙。按:是年经文原阙「民病」,而以上年太阳未即退位之义推之,当即可以「巳亥初气,民病寒于右之下」一语补之。

又病喜怒,目系转,转筋,淋溲小便赤。按:前病是因不退位,后病是因不迁正。下仿此。

此以巳亥之年,犹行辰戌之令,寒气布天,风化不行也。

子午年,土水二郁证。

民病风厥涎潮,偏痹不随,胀满,久而伏郁化疫,夭亡,脸肢腑黄疸,满闭。

此子午继巳亥之后,少阴当正厥阴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太阴湿土居巳亥之泉右者,必先升子午之天左,然后司天少阴得以迁正。而土所畏者,天冲木星也。胜之则升而不前,凡他子午支火、土、金、水运,太阴土均无所畏。而惟壬子、壬午木运之年,刚木干太过之气先天而至,中运之木随之胜土,而巳亥泉右之土斯郁。故子午支中独于二壬木干,每见土郁之证也。

民病大厥,四肢重怠,阴痿少力。

此子午继巳亥之后,少阴当正厥阴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太阳寒水居巳亥之天右者,必先降子午之泉左,然后司天少阴得以迁正。而水所畏者,地阜土星也,胜之则降而不入。凡他子午支木、火、金、水之运,太阳寒水均无所畏,而惟甲子、甲午土运之年,刚土乾太过之气先天而至,中运之土随之胜水,巳亥天右之水斯郁。故子午支中独于二甲土乾,每见水郁之证也。

子午年,厥阴不退位,则少阴不迁正。

民病温疫,疵废风生,皆肢节痛,头目痛,伏热内烦,咽喉干引饮。又病寒热,四肢烦痛,腰脊强直。

此以子午之年犹行巳亥之令,热化不行,风反为灾也。

丑未年,火木二郁证。

民病伏阳在内,烦热生中,心神惊骇,寒热间争。久郁而化,伏热内烦,痹而生厥,甚则血溢。

此丑未继子午之后,太阴当正少阴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少阳相火居子午之泉右者,必先升丑未之天左,然后司天太阴得以迁正。而火所畏者,天蓬水星也,胜之则升而不前。凡丑、卯、巳、未、酉、亥六支,皆属阴年,即皆不及。丑未以不及之支,太阴未及迁正,其应升天左之少阳本未当位,而又遇辛丑、辛未年干中运,并以水胜少阳之火,故丑未支中独于二辛水乾,每见火郁之证也。

民皆风燥相伏,惧清伤脏。

此丑未继子午之后,太阴当正少阴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厥阴风木居子午之天右者,必先降丑未之泉左,然后司天太阴得以迁正。而木所畏者,地晶金星也,胜之则降而不入。凡子、寅、辰、午、申、戌六支,皆属阳年,即皆有余。上阳支子午司天,少阴以有余而不退位,则右间厥阴本未当位,而又遇乙丑、乙未年于中运,并以金胜厥阴之木,故丑未支中独于二乙金干,每见木郁之证也。

丑未年,少阴不退位,则太阴不迁正。

民病膈热,咽干,血溢,惊骇,小便赤涩,丹瘤,疹,疮疡留毒。又病手足肢节肿满、大腹水肿、填臆不食、飧泄、胁满、四肢不举。

此以丑未之年犹行子午之令,雨化不行,热气尚治也。

寅申年,金火二郁证。

民病上热,喘嗽,血溢。久郁而化,胁满悲伤,寒鼽嚏,嗌乾,手拆,皮肤燥。

此以寅申继丑未之后,少阳当正太阴之位以司天,其间气阳明燥金居丑未之泉右者,必先升寅申之天左,然后司天少阳得以迁正。而金所畏者,天英火星也,胜之则升而不前。凡他寅申支木、土、金、水之运,阳明金均无所畏,而惟戊寅、戊申火运之年刚火干,太过之气先天而至,中运之火随之胜金,丑未泉右之金斯郁。故寅申支中独于二戊火干,每见金郁之证也。

民病面赤心烦,头痛目眩,温病欲作。

此以寅申继丑未之后,少阳当正太阴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少阴君火居丑未之天右者,必先降寅申之泉左,然后司天少阳得以迁正。而火所畏者,地元水星也,胜之则降而不入。凡他寅申支木、火、土、金之运,少阴火均无所畏,而惟丙寅、丙申水运之年刚水乾,太过之气先天而至,中运之水随之胜火,丑未天右之火斯郁。故寅申支中独于二丙水乾,每见火郁之证也。

寅申年,太阴不退位,则少阳不迁正。

民病四肢少力,食饮不下,足胫寒,阴痿闭塞,失溺小便数,泄注淋漓。又病痎疟,骨热,心悸惊骇,甚时血溢。

此以寅申之年犹行丑未之令,火气不行,湿乃布天也。

卯酉年,水土二郁证。

民病注下,食不及化,久而成郁,厥逆而哕,热生于内,气痹于外,足胫酸冷,反生心悸懊热,暴烦复厥。

此以卯酉继寅申之后,阳明当正少阳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太阳寒水居寅申之泉右者,必先升卯酉之天左,然后司天阳明得以迁正。而水所畏者,天芮土星也,胜之则升而不前。凡丑、卯、巳、未、酉、亥六支,皆属阴年,即皆不及。卯酉以不及之支,阳明未及迁正,其应升天左之太阳本未当位,而又遇巳卯、巳酉年干中运,并以土胜太阳之水,故卯酉支中独于二巳土乾,每见水郁之证也。

民病四肢不举,昏眩,肢节痛,腹满填臆。

此以卯酉继寅申之后,阳明当正少阳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太阴湿土居寅申之天右者,必先降卯酉之泉左,然后司天阳明得以迁正。而土所畏者,地苍木星也,胜之则降而不入。凡子、寅、辰、午、申、戌六支,皆属阳年,即皆有余。上阳支寅申司天,少阳以有余而不退位,则右间厥阴本未当位,而又遇丁卯、丁酉年干中运,并以木胜太阴之土,故卯酉支中独于二丁木干,每见土郁之证也。

卯酉年,少阳不退位,则阳明不迁正。

民病少气,寒热更作,便血,上热,小腹坚满,小便赤沃,甚则血溢。又病寒热鼽嚏,皮毛折,爪甲枯焦,甚则喘嗽息高,悲伤不乐。

此以卯酉之年犹行寅申之令,火尚布天,金化不行也。

辰戌年,木火二郁证。

民病温疫早发,咽嗌乾,四肢满,肢节皆痛,郁久而发卒中偏痹,手足不仁。

此以辰戌继卯酉之后,太阳当正阳明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厥阴风木居卯酉之泉右者,必先升辰戌之天左,然后司天太阳得以迁正。而木所畏者,天柱金星也,胜之则升而不前。凡他辰戌支木、火、土、水之运,太阳水均无所畏,而惟庚辰、庚戌金运之年刚金干,太过之气先天而至,中运之金随之胜木,卯酉泉右之木斯郁。故辰戌支中独于二庚金干,每见木郁之证也。

民病面赤心烦,头痛目眩,热病欲作。

此以辰戌继卯酉之后,太阳当正阳明之位以司天,其间气少阳相火居卯酉之天右者,必先降辰戌之泉左,然后司天太阳得以迁正。而火所畏者,地元水星也,胜之则降而不入。凡他辰戌支木、火、土、金之运,少阳火均无所畏。而惟丙辰、丙戌水运之年刚水乾,太过之气先天而至,中运之水随之胜火,卯酉天右之火斯郁。故辰戌支中独于二丙水乾,每见火郁之证也。

辰戌年,阳明不退位,则太阳不迁正。

民病呕吐,暴注,食饮不下,大便干燥,四肢不举,目瞑掉眩。又病温疠,喉闭,嗌乾,烦躁而渴,喘息有音。

此以辰戌之年犹行卯酉之令,燥尚布天,寒化不行也。

按:此则《内经》遗篇所言疫疠者,方是后世所谓瘟疫之病。特因古无「瘟」字,概作「温」字,故误以温热病为即瘟疫耳。

巳亥阴年,火欲升,而天蓬之水抑之。当刺包络之荥劳宫穴。

巳亥阴年,金欲降,而地彤之火窒之。当刺心包络之所出中冲穴、手少阳之所入天井穴。

子午阳年,土欲升,而天冲之木抑之。当刺足太阴之俞太白穴。

子午阳年,水欲降,而地阜之土窒之。当刺足太阴之所出隐白穴、足阳明之所入三里穴。

丑未阴年,火欲升,而天蓬之水抑之。当刺包络之荥劳宫穴。

丑未阴年,木欲降,而地晶之金窒之。当刺手太阴之所出少商穴、手阳明之所入曲池穴。

寅申阳年,金欲升,而天英之火抑之。当刺手太阴之经经渠穴,先左后右。

寅申阳年,火欲降,而地元之水窒之。当刺足少阴之所出涌泉穴、足太阳之所入委中穴,先左后右。

卯酉阴年,水欲升,而天芮之土抑之。当刺足少阴之合阴谷穴,先左后右。

卯酉阴年,土欲降,而地苍之木窒之。当刺足厥阴之所出大敦穴、足少阳之所入阳陵泉穴。

辰戌阳年,木欲升,而天柱之金抑之。当刺足厥阴之井大敦穴。

辰戌阳年,火欲降,而地元之水窒之。当刺足少阴之所出涌泉穴、足太阳之所入委中穴。

凡天气之病曰疫,地气之病曰疠。疫以气言,疠以形言也。

凡治升之法,木郁治木,金郁治金,治其本经是也。

凡治降之法,当折其所胜,如木郁治金,金郁治火是也。

凡经言刺法宜在何经,即可为药食之准,故并载之。

木疫解

壬与丁合为木运,上壬则下丁。壬午、壬子,刚木之年,少阴主政,其在泉则阳明。丁酉、丁卯,柔木也,中运天冲木星抑其上年,地右湿土不得升为本年之天左。湿土不升,则上年司天之厥阴不退位,而本年司天之少阴亦不得迁正。在下丁木之柔,不得上合壬木之刚,而反以辛水之司天临丁木之在泉,则上辛下丁不和。木运虚,金胜木,火又复金,不独壬失守,丁亦失守,后三年化成木疫。甚则甲申、甲寅,微则乙酉、乙卯,木疫至矣。若更遇上年在泉之丙申、丙寅不退位,则丁酉、丁卯柔木之化不正于下,有壬无丁,刚乾孤立,亦为金胜火复,三年后必作木疠。

火疫解

戊与癸合为火运,上戊则下癸。戊申、戊寅,刚火之年,少阳主政,其在泉则厥阴。癸亥、癸巳,柔火也,中运天英火星抑其上年,地右燥金不得升为本年之天左。燥金不升,则上年司天之太阴不退位,而本年司天之少阳亦未得迁正。在下癸火之柔不得上合戊火之刚,而反以丁木之司天临癸火之在泉,则上丁下癸不和。火运虚,水胜火,土又覆水。不独戊失守,癸亦失守,后三年化成火疫。甚则庚戌、庚辰,微则辛亥、辛巳,火疫至矣。若更遇上年在泉之壬戌、壬辰不退位,则癸亥、癸巳柔火之化不正于下,有戊无癸,刚乾孤立,亦为水胜土复,三年后必作火疠。

土疫解

甲与巳合为土运,上甲则下己。甲子、甲午,刚土之年,少阴主政,其在泉则阳明。己卯、己酉,柔土也。中运地阜土星抑其上年,天右寒水不得升为本年之地左。寒水不降,则上年司天之厥阴不退位,而本年司天之少阴亦未得迁正。在下己土之柔不得上合甲土之刚,而反以癸火之司天临己土之在泉,则上癸下己不和。土运虚,木胜土,金又复木。不独甲失守,己亦失守,后三年化成土疫。甚则丙寅、丙申,微则丁卯、丁酉,土疫至矣。若更遇上年在泉之戊寅、戊申不退位,则己卯、己酉柔土之化不正于下,有甲无己,刚乾孤立,亦为木胜金习,三年后必作土疠。

金疫解

庚与乙合为金运,上庚则下乙。庚辰、庚戌,刚金之年,太阳主政,其在泉则太阴。乙未、乙丑,柔金也。中运天柱金星抑其上年,地右风木不得升为本年之天左。风木不升,则上年司天之阳明不退位,而本年司天之太阳亦未得迁正。在下乙金之柔不得上合庚金之刚,而反以己土之司天临乙金之在泉,则上己下乙不和。金运虚,火胜金,水又复火。不独庚失守,乙亦失守,后三年化成金疫。甚则壬午、壬子,微则癸未、癸丑,金疫至矣。若更遇上年在泉之甲午、甲子不退位,则乙未、乙丑柔金之化不正于下,有庚无乙,刚乾孤立,亦为火胜水复,三年后必作金疠。

水疫解

丙与辛合为水运,上丙则下辛。丙寅、丙申,刚水之年,少阳主政,其在泉则厥阴。辛巳、辛亥,柔水也。中运地元水星抑其上年,天右君火不得降为本年之地左。君火不降,则上年司天之太阴不退位,而本年司天之少阳亦未得迁正。在下辛水之柔不得上合丙水之刚,而反以乙金之司天临辛水之在泉,则上乙下辛不和。水运虚,土胜水,木又复土。不独丙失守,辛亦失守,后三年化成水疫。甚则戊辰、戊戌,微则己巳、己亥,水疫至矣。若更遇上年在泉之庚辰、庚戌不退位,则辛巳、辛亥柔水之化不正于下,有丙无辛,刚乾孤立,亦为土胜木复,三年后必作水疠。

按:《内经·素问》为篇八十有一,原有「刺法论」、「本病论」二篇,在「六元正纪」篇后。《新校正》谓此二篇亡在王氏之前,故林亿等所见全元起本亦无之,则此二篇之散佚固已久矣。惟宋元符时刘温舒,谓《素问》运气为治病之要,而以答问纷糅,文辞古奥,读者难知。因为论三十篇上于朝,末附「刺法」、「本病论」,题曰《黄帝内经素问遗篇》,其篇难未入正本,而犹在今《道藏》中。明马仲化,谓不知何代为人窃出,私传不转。赖有此私传者,而尚得别存乎。至吴鹤皋,又不解此篇本是论疫,本不是论寻常温热,遂目以为诞而毁弃之。然考此二篇所言阴阳上下、逐年升降、民病所由,正与运气七篇大有准对,必非后人所能假托。余于同治乙丙间亦曾为之释,今特附刊于病释七篇之后,以明欲辨瘟疫者,亦甚赖有此二篇也。

甲申春正月,江左下工录毕并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