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经运气病释 《内经》运气病释六

至真要大论篇

厥阴之胜。

此言风木气胜,而土受制也。

民病耳鸣,头眩,愦愦欲吐,胃鬲如寒。

此风木之动,木邪伤胃,胃虚如寒,非真寒也,乃水饮也。

胠胁气并,化而为热,小便黄赤。

此肝邪盛而化热,侵及小肠也。

胃脘当心而痛,上支两胁,甚则呕吐,鬲咽不通。

此木胜克土,而胃病也。

肠鸣飧泄,少腹痛,注下赤白。

此以胃、大肠皆属阳明,足经病而手经亦病也。

厥阴之胜,治以甘清,佐以苦辛,以酸泻之。

甘为土味,清为金气。土金相生,则木有制而土不受克矣。佐以苦辛,苦为火味以生土,辛为金味以制木。木性条达,反其性而敛之,故为泻。

厥阴之复。

此言木气先受金制,而既乃复也。

民病少腹坚满,里急暴痛。

此肝邪盛而气急也。

厥心痛,汗发。

此肝邪乘胃,上陵于心,而阳气泄也。

呕吐,饮食不入,入而复出,甚则入脾,食痹而吐。

此脾受肝伤,故食入不化,或入而气闭不通,吐出乃已也。

筋骨掉眩,清厥。

此风气盛而头目颤运,手足逆冷也。

厥阴之复,治以酸寒,佐以甘辛,以酸泻之,以甘缓之。

酸为木味,寒为水气。木之正味其泻以酸。木火相生,宜清以寒也。佐以甘辛者,木盛土衰,以甘补土。辛从金化,以辛制木也。酸泻甘缓,皆木之正味,而为正治。

少阴之胜。

此言君火气胜,而金受制也。

民病心下热,善饥,脐下反动。

此以少阴之脉起心中,出属心系,下络小肠,而热乘之也。

气游三焦,呕逆,躁烦,腹满痛,溏泄,传为赤沃。

此以热盛包络,包络之脉历络三焦,而上中下俱病也。赤沃,便血也。

少阴之胜,治以辛寒,佐以苦咸,以甘泻之。

辛为金味,寒为水气。金水相生,则火有制,而金不伤。佐以苦咸,苦从火化,以助其辛;咸从水化,以助其寒也。火性急速,故以甘缓为泻。

少阴之复。

此言君火先受水制,而既乃复也。

民病燠热内作,烦躁,鼽衄嚏,嗌燥,少腹绞痛,分注时止。

此火炎上而在喉,火陷下而居肾。大肠分小便之水津,而时止时作也。

气动于左,上行于右,咳,暴喑,皮肤痛。

此以肺主音声、外合皮毛,而受火之伤也。

心痛郁冒不知人,乃洒淅恶寒,振栗谵妄。

此心邪自实,神明内乱,热极则生寒,非真寒也。

寒已而热,渴而欲饮,少气,骨痿,隔肠不便,浮肿,哕噫。

此寒已,而复见真热也。谵妄甚,故少气。振栗甚,故骨痿。阴阳水火不交会于中土,故气阻而外内交病。

痱、疹、疮、疡、痈、疽、痤、痔,甚则入肺,咳而鼻渊。

此热甚伤肺,不外越于皮毛,即内入于肺经也。

少阴之复,治以咸寒,佐以苦辛,以甘泻之,以酸收之,辛苦发之,以咸软之。

咸为水味,寒为水气,制以其所不胜也。佐以苦辛,发不远热也。甘酸以泻火而敛浮热,苦咸以散火而解热结。

太阴之胜。

此言湿土气胜,而水受制也。

民病火气内郁,疮疡于中,流散于外。

此以寒湿外甚,则心火内郁,从中以达于皮肤之外也。

病在胠胁,甚则心痛。

此谓其疮疡在胠胁之皮肤,若不流散于外,则毒归于内。以心脉出于腋下,而起于心中也。

热格,头痛,喉痹,项强。

此谓热胜而格于上也。

独胜则湿气内郁,寒迫下焦,痛留顶,互引眉间,头重,腰脽重强。

此谓无热而湿独胜也。无热则为寒湿,而下与太阳寒水气合,故其所病皆为太阳经脉所行之路。

胃满,少腹满,内不便,善注泻,足下温,足胫胕肿。饮发于中,胕肿于上。

此则寒湿合病,而滞于中下也。饮发则水又于湿合,而上行矣。

太阴之胜,治以咸热,佐以辛甘,以苦泻之。

咸为水味,热为火气。湿热则以咸化之,寒湿则以热治之。湿胜则土寒,辛能温土,甘能补土,故佐以辛甘。若湿胜而土实,则以苦泻之。土之正味,其泻以苦也。

太阴之复。

此言土气先受木制,而既乃复也。

民病体重,中满,食饮不化。

此土邪盛而自伤同气也。

胸中不便,饮发于中,咳喘有声。

此阴气上逆,脾湿侵肺也。

头顶痛重,而掉瘈尤甚。

此湿在三阳,筋脉濡软也。

呕而密默,唾吐清液。

此寒湿内动也。

甚则入肾窍,泻无度。

此土邪传肾,肾开窍于二阴,而门户不要,水泉不藏也。

太阴之复,治以苦热,佐以酸辛,以苦泻之、燥之、泄之。

苦为火味,热为火气。苦泻土,热燥湿也。佐以酸辛者,惟木生火,火不足则佐以酸;惟金生水,火太过则佐以辛也。土位之主,其泻以苦,泻以夺其实。燥以胜其湿,泻以利其水也。

少阳之胜。

此言相火气胜,而金受制也。

民病热客于胃,烦心,心痛,目赤,欲呕,呕酸,耳痛。

此客热行于上焦,故所见病多在上也。

善饥,善惊,谵妄。

此客热行于中焦,而火盛伤阴也。

少腹痛,溺赤,下沃赤白。

此客热行于下焦也。赤白有气血之分,大便曰利,小便曰浊。

少阳之胜,治以辛寒,佐以甘咸,以甘泻之。

辛为金味,寒为水气。金水相生,则火有制而金不伤。佐以甘咸,甘能泻火,咸能泄热也。以甘泻之者,甘能除大热也。

少阳之复。

此言相火先受水制,而既乃复也。

民病惊瘈,咳衄,心热烦躁,便数,憎风。

此火乘心肺,表里交热也。

面如浮埃,目乃瞤瘈,上为口糜,呕逆,血溢,血泄。

此厥气上行,火气内发,故形色变,而逼血妄行也。

发而为疟,恶寒鼓栗,嗌络焦槁,渴引水浆,少气脉萎。

此风火相薄,阴阳相并,寒极而热,津液涸,气血伤也。

色变黄赤,化而为水,传为胕肿。

此气蒸热化,水道不通,故溺色变而浮肿如泥也。

甚则入肺,咳而血泄。

此以火盛克金,而血溢于肺也。

少阳之复,治以咸冷,佐以苦辛,以咸软之,以酸收之,辛苦发之。

咸为水味,冷为水气,制以所不胜也。佐以苦辛,发散其热。苦从火化,火气虚则佐以苦。辛从金化,火气盛则佐以辛。而又必咸软以解热之结,酸收以敛热之浮。辛苦发之,所以申发不远热,毋犯寒凉之意也。当与少阴参看。

阳明之胜。

此言燥金气胜,而木受制也。

民病清,发于中,左胠胁痛,溏泄。

此金盛木郁,而清邪陷于下也。

内为嗌塞,外发㿗疝。

此肝木受病,而清气上下行也。

胸中不便,嗌塞而咳。

此以燥胜则肺气敛,而失其治节也。胸中,肺之所居。

阳明之胜,治以酸温,佐以辛甘,以苦泄之。

酸为木味,温为火气。木火相生,则金有制,而木不伤。阳明有燥金之气,有清金之气。燥气而有余,则辛以散之;清气而不足,则甘以滋之。苦从火化,能泄其燥邪也。

阳明之复。

此言金气先受火制,而既乃复也。

民病生胠胁气归于左,善太息。

此金气盛而肝伤,则木为之郁,肝阳不升,胆亦病也。

甚则心痛否满,腹胀而泄,呕,苦咳哕,烦心,病在鬲中。

此清气太过,阳明气逆心胃,生寒而皆病也。

头痛,甚则入肝,惊骇筋挛。

此金气乘肝也。厥阴肝脉上額,与督脉会于巅。

阴明之复,治以辛温,佐以苦甘,以苦泄之,以苦下之,以酸补之。

辛为金味,温为火气。泻金以辛,胜清以温也。苦以制金,甘以生金,故佐以苦甘。而又苦泄以开燥结,酸补以敛津液。下亦泄也。

太阳之胜。

此言寒水气胜,而心受制也。

民病痔、疟发。

此以太阳经脉贯臀,故痔发。以邪正分争而寒热互作,故疟发。皆寒胜火郁之病也。

寒厥入胃,内生心痛。

此寒入胃,胃脘当心而痛。胃脘在心下,故曰心痛。

阴中乃疡,隐曲不利,互引阴股。

此以太阳之脉络肾、属膀胱故也。

筋肉拘苛,血脉凝泣,络满色变,或为血泄。

此筋肉血脉得寒而痹,经虚则络满,血凝则下泄也。

皮肤否肿,腹满食减。

此水病之内外分见者也。

热反上行,头项囟顶脑户中痛,目如脱。寒入下焦,传为濡泻。

此水病之上下分见者也。

太阳之胜,治以甘热,佐以辛酸,以咸泻之。

甘为土味,热为火气。火土相生,则水有制而火不散。佐以辛酸,辛散寒邪之实,酸收心气之伤也。水之正味,其泻以咸。

太阳之复。

此言水气先受土制,而既乃复也。

民病心胃生寒,胸膈不利,心痛否满。

此寒在膈间,而上下之气不得通利也。

头痛,善悲,时眩仆,食减。

此寒并于上,而阳神虚,清阳失守,不能熟腐水谷也。

腰脽反痛,屈伸不便。

此寒归水脏,而太阳经脉自病也。

少腹控睪引腰脊,上冲心。

此寒客三阴,而上侵君火也。

唾出清水,及为哕噫。

此寒水侮土,胃脘无阳也。

甚则入心,善忘善悲。

此寒甚乘心,心藏神而神不足也。

太阳之复,治以咸热,佐以甘辛,以苦坚之。

咸为水味,热为火气。泻水以咸,治寒以热也。佐以甘辛,甘以制水,辛能散寒也。经曰: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