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经运气病释 《内经》运气病释五

至真要大论篇

厥阴司天。

此以巳亥岁半以上,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耳鸣掉眩,甚则咳。

此言客初气燥金胜,客二气寒水胜,客三气风木胜也。风胜则耳目病,燥胜、寒胜皆能致咳。

主胜则胸胁痛、舌难以言。

此言主时三气木火胜客也。木胜则胸胁痛,肝与胆为表里也。火胜则舌难言,心开窍于舌也。

厥阴之客,以辛补之,以酸泻之,以甘缓之。

辛补酸泻,与主气同。甘缓者,经曰: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也。

木位之主,其泻以酸,其补以辛。

木性升,酸则反其性而敛之,故曰泻木喜达。辛则助其气而发之,故曰补。经曰: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泻之。

厥阴在泉。

此以寅申岁半以下,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大关节不利,内为痉强拘瘈,外为不便。

此言客四气燥金胜,客五气寒水胜,客终气风木胜也。寒胜则太阳经病,风燥胜则血不荣筋。

主胜则筋骨繇,并腰腹时痛。

此言主时土金水三气胜客也。金燥胜则木病,故风动而拘急;水寒胜则太阳经病;土湿胜则太阴经病。

厥阴之客。

辛补,酸泻,甘缓,治与巳亥厥阴司天同。

木位之主。

酸泻、辛补,治亦同巳亥司天。

少阴司天。

此以子午岁半以上,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鼽嚏,颈项强,肩背瞀热,头痛,少气,发热,耳聋目瞑,甚则胕肿,血溢,疮疡,咳喘。

此言客初气寒水胜,客二气风木胜,客三气君火热胜也。寒胜则太阳所经之处皆病,而兼见咳喘;风胜则聋瞑,胕肿;热胜则血溢、疮疡。

主胜则心热烦躁,甚则胁痛支满。

此言主时三气木火胜客也。火胜则烦躁,木胜则胁痛满。

少阴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酸收之。

咸补、甘泻,与主气同。酸收者,经曰: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也。

火位之主,其泻以甘,其补以咸。

火性速,甘则反其性而缓之,故曰泻火欲软。咸则顺其气而软之,故曰补。经曰:心欲软,急食咸以软之。用咸补之,甘泻之。

少阴在泉。

此以卯酉岁半以下,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腰痛,尻、股、膝、髀、腨、䯒、足病,瞀热以酸,胕肿不能久立,溲便变。

此言客四气寒水胜,客五气风木胜,客终气君火胜也。寒胜则太阳经病;木胜则筋酸胕肿,火胜则溲便为之变,以火居阴分也。

主胜则厥气上行,心痛,发热,鬲中众皆作,发于胠胁,魄汗不藏,四逆而起。

此言土金水三气胜客也。君火受制于群阴,故厥逆痛痹。阴汗,肢冷,为阴气有余也。

少阴之客。

咸补、甘泻、酸收,治与子午少阴司天同。

火位之主。

甘泻、咸补,治亦同子午司天。

太阴司天。

此以丑未岁半以上,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首面胕肿,呼吸气喘。

此言客初气风木胜,客二气火热胜,客三气湿土胜也。皆风湿热为病。

主胜则胸腹满,食已而瞀。

此言主时三气木火胜客也。主客初二气相和,故惟三气湿土为病。

太阴之客,以甘补之,以苦泻之,以甘缓之。

甘补、苦泻,与主气同。甘缓者,经曰: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

土位之主,其泻以苦,其补以甘。

土性湿,苦则反其性而燥之,故曰泻。土欲缓,甘则顺其气而缓之,故曰补。经曰: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

太阴在泉。

此以辰戌岁半以下,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足痿下重,便溲不时。湿客下焦,发而濡泻,及为肿,阴曲之疾。

此言客四气风木胜,客五气君火胜,客终气湿土胜也。风湿热俱胜,故为诸病。

主胜则寒气逆满,食饮不下,甚则为疝。

此言主时土金水三气胜客也。金寒水冷,客之木火足以敌之,故惟见土湿之病。

太阴之客。

甘补,苦泻,甘缓,治与丑未厥阴司天同。

土位之主。

苦泻、甘补,治亦同丑未司天。

少阳司天。

此以寅申岁半以上,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丹疹外发、及为丹熛疮疡,呕逆、喉痹、头痛、嗌肿、耳聋、血溢,内为瘈疭。

此言客初气君火胜,客二气湿土胜,客三气相火胜也。所见皆湿热病,而热甚于湿。

主胜则胸满,咳,仰息,甚而有血,手热。

此言主时三气木火胜客也。风胜则气逆,热胜则营伤。

少阳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咸软之。

咸补,甘泻,与子午少阴司天同。咸软者,经曰:心欲软,急食咸以软之。君相皆火,故其治同也。

火位之主。

甘泻、咸补,治亦同子午司天。

少阳在泉。

此以巳亥岁半以下,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腰腹痛而反恶寒,甚则下白,溺白。

此言客四气君火胜,客五气湿土胜,客终气相火胜也。火居阴分,湿亦化热,故诸见湿热之病。

主胜则热反上行而客于心,心痛,发热,格中而呕。少阴同侯。

此言主时土金水三气胜客也。此与少阴同为阴盛格阳。

少阳之客。

咸补,甘泻,治与子午少阴司天同。咸软,治与寅申少阳司天同。

火位之主。

甘泻,咸补,治亦同子午司天。

阳明司天。

此以卯酉岁半以上,客主之气无胜无复言也。

清复内余,则咳衄,嗌塞,心鬲中热,咳不止而白血出者死。

此独不言客主之胜者,以燥金之客加于木火之主,金居火位,客不胜主。而清气郁极必发,益以木火热邪充斥,肺津大伤。白涎、白液,皆为白血。营气衰而血不及化,故主死也。三气即司天之位,故清气有余,与太阳之在泉同。

阳明在泉。

此以子午岁半以下,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清气动下,少腹坚满而数便泻。

此言客四气湿土胜,客五气相火胜,客终气燥金胜也。湿胜则便泄;火胜则便数;燥胜则腹坚满。终气在泉之位,故清气下动。

主胜则腰重腹痛,少腹生寒,下为鹜溏,则寒厥于肠,上冲胸中,甚则喘不能久立。

此言主时土金水三气胜客也。水湿胜则腰重腹痛便溏;金胜则下病肠腑,上病肺经也。

阳明之客,以酸补之,以辛泻之,以苦泄之。

酸补、辛泻,与主气同。苦泄者,经曰: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肺本金脏,阳明为燥金,故治略同。

金位之主,其泻以辛,其补以酸。

金性收,辛则反其性而散之,故曰泻。金欲收,酸则顺其气而收之,故曰补。经曰: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泻之。卯酉年阳明司天,客主之气无胜无复,故阳明之治,系于是年在泉条下。

太阳司天。

此以辰戌岁半以上,客主之气有胜无复言也。

客胜则胸中不利,出清涕,感寒则咳。

此言客初气相火胜,客二气燥金胜,客三气寒水胜也。火胜则胸中不利;燥胜则鼻中不利;寒胜则喉中不利。

主胜则喉嗌中鸣。

此言主时木火三气胜客也。主客惟火同气,而火因寒复,故阳气欲达而喉嗌中作水声。

太阳之客,以苦补之,以咸泻之,以苦坚之,以辛润之。

苦补、咸泻,与主气同。辛润者,经曰: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肾本水脏,太阳为寒水,故治略同。

水位之主,其泻以咸,其补以苦。

水性凝,咸则反其性而软之,故曰泻。水欲坚,苦则顺其气而坚之,故曰补。经曰: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太阳在泉,无胜无复,故经无治法。

太阳在泉。

此以丑未岁半以下,客主之气无胜无复言也。

寒复内余,则腰、尻痛,屈伸不利,股、胫、足、膝中痛。

此独不言客主之胜者,以水居水位,两不相胜也。然以寒水之客而加于土金之主,重阴气盛,故寒气有余于内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