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经运气病释 《内经》运气病释四

至真要大论篇

厥阴司天,风淫所胜。

此以巳亥岁半以上,风化于天而言也。

民病胃脘当心而痛,上支两胁鬲咽不通,饮食不下,舌本强,食则呕,冷泄,腹胀,溏泄,瘕,水闭,病本于脾。

此以肝邪乘脾,故诸病皆见于己土也。

风淫所胜,平以辛凉,佐以苦甘。以甘缓之,以酸泻之。

此以风为木气,惟金能胜,故治以辛凉。辛从金化,凉为金气也。而过于辛则反伤其气,故佐以苦甘。苦以温金,甘以益气也。经曰: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又曰:以酸泻之。

风化于天,清反胜之。治以酸温,佐以甘苦。

此以风木之化,而反为金之清气胜之也。酸为木之同气,温以制清也,甘以缓肝之急,苦以温金之清。

厥阴在泉,风淫所胜。

此言寅申岁半以下风司于地,为火风之气也。

民病洒洒振寒,善呻数欠,心痛支满,两胁里急,饮食不下,鬲咽不通,食则呕,腹胀善噫,得后与气则快然,如衰身体皆重。

此以木邪淫胜,而脾胃受伤为病也。

风淫于内,治以辛凉,佐以苦甘,以甘缓之,以辛散之。

此以金能胜木,故治以辛凉。然辛胜恐伤其气,故必佐以苦甘。苦胜辛,甘益气也。经曰: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

风司于地,清反胜之,治以酸温,佐以苦甘,以辛平之。

此以木不胜土,而反为金气之清者胜之也。以酸之与木同气者,用温以制金之清;即以苦之从火而化者,佐甘以缓木之急。凡木之正味,其补以辛。金之正味,其泻以辛。故可两平之。

少阴司天,热淫所胜。

此以子午岁半以上,热化于天而言也。

民病胸中烦热,嗌乾,右胠满,皮肤痛,寒热,咳喘,唾血,血泄,鼽衄嚏呕,溺色变,甚则疮疡胕肿,肩背臂臑及缺盆中痛,心痛,肺䐜,腹大满膨膨而喘咳,病本于肺。

此以金受火伤,故诸病皆见于肺也。

热淫所胜,平以咸寒,佐以苦甘,以酸收之。

此以热为火气,惟水能胜,故治以咸寒,咸从水化也。其佐苦甘者,苦能泄热,甘能泻火也,热越不敛,故以酸收。经曰: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

热化于天,寒反胜之,治以甘温,佐以苦酸辛。

此以君火之化,而反为水之寒气所胜也。甘能制水,热能制寒,故治以甘热。寒得苦而温,亦得辛而散,故佐以苦辛。火为水胜则心苦缓,故宜酸以收之。

少阴在泉,热淫所胜。

此言卯酉岁半以下热司于地,为燥火之气也。

民病腹中常鸣,气上冲胸,喘,不能久立,寒热,皮肤痛,目瞑齿痛䪼肿,恶寒发热如疟,少腹中痛,腹大。

此火气奔动于中,乘肺及胃,金水受伤,阴阳争胜而上中下三焦俱病也。

热淫于内,治以咸寒,佐以甘苦,以酸收之,以苦发之。

此以水能制火,故治以咸寒也。甘胜咸,所以防咸之过。苦能泄,所以去热之实也。热越而不能敛,则以酸收之。热郁而不能散,则以苦发之。

热司于地,寒反胜之,治以甘热,佐以苦辛,以咸平之。

此以火不胜金,而反为水气之寒者胜之也。甘胜水,热制寒,而又佐以苦辛。寒得苦而温,亦得辛而散也。火之正味,其补以咸。水之正味,其泻以咸。故可两平之。

太阴司天,湿淫所胜。

此以丑未岁半以上,湿化于天而言也。

民病胕肿,骨痛,阴痹。阴痹者,按之不得。腰脊头项痛,时眩,大便难,阴气不用,饥不欲食,咳唾则有血,心如悬。病本于肾。

此以水为土克,故诸病皆见于肾也。

湿淫所胜,平以苦热,佐以酸辛,以苦燥之,以淡泄之。

此以湿为土气,惟燥能胜,故治以苦热。酸从木化,用以制土。而必酸辛并用者,辛胜酸,所以防酸之过也。苦从火化,火能助燥。经曰: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淡渗者,利窍以去湿也。

湿上甚而热,治以苦温,佐以甘辛,以汗为故而止。

此湿郁于上而成热也。治以苦温者,欲其燥。佐以甘辛者,取其汗。适复其故即止,戒过汗也。

湿化于天,热反胜之,治以苦寒,佐以苦酸。

此以湿土之化,而反为火之热气胜之也。苦寒以祛湿热,苦酸以泻木火。酸为木之正味,木位之主其泻以酸,木平则热亦散矣。

太阴在泉,湿淫所胜。

此言辰戌岁半以下,湿司乾地,为寒湿之气也。

民病饮积心痛,耳聋,浑浑焞焞,嗌肿喉痹,阴病血见,少腹痛肿,不得小便,病冲头痛,目似脱,项似拔,腰如折,髀不可以回,腘如结,腨如别。

此以寒湿乘心,又土邪淫胜克水,而三焦及肾、膀胱俱为水脏,故皆病也。

湿淫于内,治以苦热,佐以酸淡,以苦燥之,以淡泄之。

此以燥能胜湿,故治以苦热也。酸从木化,所以制土;淡与甘同,所以益土,故佐以酸淡。又必苦燥淡泄者,除湿而使湿有去路也。

湿司于地,热反胜之,治以苦冷,佐以咸甘,以苦平之。

此以土不胜水,而反为火之热气胜之也。故以苦冷者抑木火之邪,而即佐咸以除已甚之热,甘以补已衰之土。平之以苦者,苦从火化,亦能温土,故可两平之。

少阳司天,火淫所胜。

此以寅申岁半以上,火化于天而言也。

民病头痛,发热恶寒而疟。热上皮肤痛,色变黄赤。传而为水,身面胕肿,腹满仰息,泄注赤白,疮疡,咳唾血,烦心胸中热,甚则鼽衄,病本于肺。

此金受火邪,水不能制,故诸病皆见于肺也。当与子午年诸病参看。

火淫所胜,平以酸冷、佐以苦甘,以酸收之,以苦发之,以酸复之。

此以火即热气,惟水能胜,与热淫同,故平以酸冷。酸能收逆气,寒能胜热气也。其佐甘苦者,甘以缓火之急,苦以泻火之实也。火盛则越,以酸收之;火郁则伏,以苦发之。而又必以酸复之者,恐发之过而未免伤气也。上文热淫所胜,当参观之。

火化于天,寒反胜之,治以甘热,佐以苦辛。

此以相火之化,而反为水之寒气胜之也。治以甘热,甘能胜水,热能制寒也。佐以苦辛,寒得苦而温,亦得辛而散也。

少阳在泉,火淫所胜。

此言巳亥岁半以下,火司于地,为风火之气也。

民病注泄赤白,少腹痛,溺赤,甚则血便。

此以热在下焦,故气血两见伤也。余与少阴在泉同候。

火淫于内,治以咸冷,佐以苦辛,以酸收之,以苦发之。

此以水气制火,故治以咸冷,与热淫同。苦能泄火,辛能散火,故以为佐。酸收苦发者,热越则敛之,热郁则散之也。

火司于地,寒反胜之,治以甘热,佐以苦辛,以咸平之。

此以火不胜金,而反为水气之寒者胜之也。甘胜水,热胜寒。寒得苦而温,得辛而散。火之正味其补以咸,水之正味其泻以咸,故可两平之。

阳明司天,燥淫所胜。

此以卯酉岁半以上,燥化于天而言也。

民病左胠胁痛,寒清于中,感而疟,咳,腹中鸣,注泄鹜溏,心胁暴痛,不可反侧,嗌乾,面尘,腰痛,丈夫㿗疝,妇人少腹痛,目昧眦疡,疮痤痈。病本于肝。

此以木受金伤,故诸病皆见于肝也。

燥淫所胜,平以苦温,佐以酸辛,以苦下之。

此以燥为金气,惟火能胜,故平以苦温,苦从火化也。佐以酸辛者,以酸泻木而补金,即以辛泻金而补木也。苦下,专指肠胃燥结而言。

燥化于天,热反胜之,治以辛寒,佐以苦甘。

此以燥金之化,而反为火之热气胜之也。辛寒所以泄热,苦甘所以泻火。

阳明在泉,燥淫所胜。

此言子午岁半以下,燥司于地,为火燥之气也。

民病喜呕,呕有苦,善太息,心胁痛不能反侧,甚则嗌于,面尘,身无膏泽,足外反热。

此以金邪淫胜,甲木受伤,故所见皆肝胆之病。

燥淫于内,治以苦温,佐以甘辛,以苦下之。

此以苦能降逆,故治以苦温。经曰: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是也。木受金伤,佐以甘缓辛,则木补金泻,两得之矣。肠胃燥结,非下不可;急下之法,非苦不可。

燥司于地,热反胜之,治以平寒,佐以苦甘,以酸平之,以和为利。

此以金不胜木,而反为火气之热者胜之也。燥金之性恶热而畏寒,故用平寒者以泻火。而佐以苦,即佐以甘,以甘能除大热也。金衰故用酸以补金位之弱,即用酸以收浮越之火,故可两平之。以和为利者,言不可过也。

太阳司天,寒淫所胜。

此以辰戌岁半以上,寒化于天而言也。

民病血变于中,发为痈疡,厥心痛,呕血,血泄,鼽衄,善悲,时眩仆,胸腹满,手热,肘挛,腋肿,心澹澹大动,胸胁胃脘不宁,面赤目黄,善噫,嗌于,甚则色炱,渴而欲饮。病本于心。

此寒水胜而邪乘,心火受寒伤,故诸病皆见于心也。

寒淫所胜,平以辛热,佐以甘苦,以咸泻之。

此以寒为水气,惟热能胜,热从火化也。然阴病恶燥,故必兼以辛润,辛从金化,水之母也。经曰: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

寒化于天,热反胜之,治以咸冷,佐以苦辛。

此以寒水之化,而反为火之热气胜之也。咸冷以抑火,而又佐苦以泄火,辛以散火。

太阳在泉,寒淫所胜。

此言丑未岁半以下,寒司于地,为湿寒之气也。

民病少腹控睪引腰脊,上冲心痛,血见,嗌痛,颔肿。

此以寒淫于下,肾、膀胱自伤其类,而水邪且上侮火府也。

寒淫于内,治以甘热,佐以苦辛,以咸泻之,以辛润之,以苦坚之。

此以土能胜水,热能胜寒,故治以甘热。甘从土化,热从火化也。经曰: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

寒司于地,热反胜之,治以咸冷,佐以甘辛,以苦平之。

此以水不胜火,而反为湿气之热者胜之也。咸冷以抑火,甘以泻火,辛以散火也。苦从火化,而又为水之正味,故可两平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