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经运气病释 《内经》运气病释一

六节脏象论篇

天以六六之节以成一岁。

此言日六竟而周甲,甲六复而终岁,三百六十日法也。

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

此言一岁之日,各从五行之气而主治也。

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复始,时立气布,如环无端。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不可以为工矣。

此言五运统岁,岁立四时,时布六气。工不可不知也。

太过不及,各有所胜。求其至也,皆归始春。

此言春为四时之长,故凡候气者,皆当始于立春日也。

未至而至,此为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也。至而不至,此为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也。

此言民病之所由作也。

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

此言治法之所由出也。

天元纪大论篇

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忧、恐。

此言人之五脏本于天之五行也。

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天为寒,在地为水。

此言在天为气即在地成形,上下相召,而损益彰也。

甲己之岁,土运统之。乙庚之岁,金运统之。丙辛之岁,水运统之。丁壬之岁,木运统之。戊癸之岁,火运统之。

此言天之十干以合化而成五运也。

子午之岁,上见少阴。丑未之岁,上见太阴。寅申之岁,上见少阳。卯酉之岁,上见阳明。辰戌之岁,上见太阳。巳亥之岁,上见厥阴。

此言地之十二支以正化、对化而成六气也。

厥阴之上,风气主之。少阴之上,热气主之。太阴之上,湿气主之。少阳之上,相火主之。阳明之上,燥气主之。太阳之上,寒气主之。

此言三阴三阳之本是为六元,亦即所谓天元也。

五运行大论篇

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而乘之,己所胜轻而侮之。侮反受邪,侮而受邪,寡于畏也。

此言己不务德或所胜妄行,有胜必有复,复则己反受邪。亦民病所由作,而治法所从出也。

六微旨大论篇

亢则害,承乃制,制则生化。

此言亢必受制,而亦非制不生也。病如是,治亦如是。

言天者求之本,言地者求之位,言人者求之气交。气交之中,人之居也。气交之分,人气从之,万物由之。

此言民病在于气交,治亦当于气交求之。工不可不知也。

气交变大论篇

岁土太过,雨湿流行,肾水受邪。

此言六甲阳年太宫运,土胜水,水受克,水之子木来复也。

民病腹痛,清厥,意不乐,体重,烦冤。

此土邪伤肾既脾志不舒,而心肾亦不交也。

甚则肌肉萎,足痿不收,行善瘈,脚下痛。

此土邪有余,脾经自病,发为痿痹也。脾司肌肉者也。

饮发,中满食减,四肢不举。

此土气太过而水气不行也。饮,痰饮也。

腹满,溏泄,肠鸣。

此土盛水衰,水气伏而土气独行也。

反下甚。

此水为土克,而水之子木以风气复之也。木复而土病,始则有余而侮,继则侮反受邪,故土自病而利不止。

太溪绝者不治。

此肾脉也。土亢则肾气绝,敦阜之纪有之。

岁土不及,风乃盛行,化气不令。

此言六己阴年少宫运土不及。木胜土,土之子金来复也。

民病飧泄,霍乱,体重,腹痛,筋骨繇复,肌肉瞤酸,善怒。

此土不及而木乘之,皆脾弱肝强之病也。

咸病寒中。

此土气不及,寒水无畏,水气独行而火土并衰也。惟己巳、己亥年相火在泉,民得无病。

复则胸胁暴痛,下引少腹,善太息。

此土衰木亢,而土之子金以燥气复之,肝胆同病也。土不足不生金,金失荫亦来复。后凡不及之年皆仿此。

气客于脾,食少失味。

此以土不及则脾不磨谷,运化不速也。

土不及,其病内舍心腹,外在肌肉四肢。

此亦土衰之病,卑监之纪有之。

岁金不及,炎火乃行,生气乃用,长气专胜。

此言六乙阴年少商运金不及,火胜金,金之子水来复也。

民病肩背瞀重,鼽嚏,血便,注下。

此金受火邪,而金之母土亦病也。胜金之火为木火,金不及则木寡于畏,所胜妄行也。木妄行则土受其克,所生受病也。后皆仿此。

复则头脑户痛,延及脑顶,发热,口疮,甚则心痛。

此金衰火亢,而金之子水以寒气复之也。寒甚于下,则格阳于上。

金不及,其病内舍膺肋肩背,外在皮毛。

此亦金衰之病,从革之纪有之。

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

此言六庚阳年太商运,金胜木,木受克,木之子火来复也。

民病两胁下少腹痛,目赤痛,眦疡,耳无所闻,体重,胸病引背。

此金制其所胜之木,肝脏既伤,而胆腑亦病也。

甚则喘咳逆气,肩背痛,尻、阴、股、膝、髀、腨、䯒、足皆病。此金燥过甚,肺金自病,金不生水,而水脏亦病也。

反暴痛,胠胁不可反侧,咳逆甚而血溢。

此金盛伤肝,而木之子火以热气复之,金反自病也。

太冲绝者不治。

此肝脉也。金亢则肝气绝,坚成之纪有之。

岁水太过,寒气流行,邪害心火。

此言六丙阳年太羽运,水胜火,火受克,火之子土来复也。

民病身热烦心,躁悸,阴厥,上下中寒,谵妄,心痛。

此水盛火衰,心脏受邪而神气内虚也。上谓手,下谓足。

甚则腹大,胫肿,喘咳,寝汗出,憎风。

此水邪有余,土不能制,水气妄行,肾脏自病也。于丙辰、丙戌天符之岁尤甚。

反腹满,肠鸣溏泄,食不化,渴而妄冒。

此水邪侮火,而火之子土以湿气复之。心气不舒也。

神门绝者不治。

此心脉也。水亢则心气绝。流衍之纪有之。

岁水不及,湿乃盛行,长气反用。

此言六辛阴年少羽运,水不及,土胜水,水之子木来复也。

民病腹满身重,濡泄,寒疡流水,腰股痛发,腘腨股膝不便,烦冤,足痿,清厥,脚下痛,甚则跗肿。

此土邪伤肾,关节不利,火郁而湿亦不行也。

寒疾于下,甚则腹满浮肿。

此土湿太过,阳光不治,而大寒在下,肾气伤也。于辛丑、辛未寒水在泉之年尤甚。

复则面色时变,筋骨并辟,肉瞤瘈,目视䀮䀮,肌肉胗发,气并鬲中,痛于心腹。

此水衰土亢,而水之子木以风气复之。中土亦病也。

水不及,其病内舍腰脊骨髓,外在溪谷踹膝。

此亦水衰之病,涸流之纪有之。

岁木不及,燥乃盛行,生气失应。

此言六丁阴年少角运,木不及,金胜木,木之子火来复也。

民病中清,胠胁痛,少腹痛。

此金邪乘木,而肝虚之为病也。

肠鸣溏泄。

此清气在中,而木不生火,脾之寒也。于丁卯、丁酉两年以金遇金尤甚。

复则病寒热,疮疡,痱胗痈痤,咳而鼽。

此木衰土亢,而木之子火以热气复之。病在肺之合也。

木不及,其病内舍胠胁,外在关节。

此亦木衰之病,委和之纪有之。

岁木太过,风气流行,脾土受邪。

此言六壬阳年太角运,木胜土,土受克,土之子金来复也。

民病飧泄,食减,体重,烦冤,肠鸣,腹支满。

此木郁土中,脾土受病而水谷不化也。

甚则忽忽善怒,眩冒巅疾。

此木胜肝强,厥阴之脉随督脉会于巅,而火上逆也。

反胁痛而吐甚。

此土为木克,而土之子金以燥气复之也。侮反受邪,故肝病而胆亦病。

冲阳绝者不治。

此胃脉也。木亢则胃气绝。发生之纪有之。

岁火太过,炎暑流行,金肺受邪。

此言六戊阳年太征运,火胜金,金受克,金之子水来复也。

民病疟,少气咳喘,血溢血泄,注下。

此火乘肺金,其性急速,而肺与大肠又相表里,故逼血妄行于上下也。

嗌燥耳聋。

此水不上升,则少阳之火又行身之侧也。

中热,肩背热。

此火不下降,而燔灼于中,且游行于上也。

甚则胸中痛,胁支满,两胁痛,膺背肩胛间痛,两臂内痛。

此皆手心主所行之处火盛,故包络代君受邪而为病也。

身热骨痛而为浸淫。

此火气浮越于外,热伤皮络而为浸淫疮也。于子午、寅申、四戊年上临君相二火,其热尤甚。

反谵妄狂越,咳喘息鸣,下甚血溢,泄不止。

此火盛金衰,而金之子水以寒气复之也。复则心反受邪,故诸病同于首条而加甚。

太渊绝者不治。

此肺脉也。火亢则肺气绝。赫曦之纪有之。

岁火不及,寒乃盛行,长政不用。

此言六癸阴年少征运,火不及,水胜火,火之子土来复也。

民病胸中痛,胁支满,两胁痛,膺背肩胛间及两臂内痛。

此火不足,则阴邪盛而心气伤也。六戊岁火太过,六癸岁火不及,其病相同,而一热一寒即分于征运之刚柔。

郁冒蒙昧,心痛暴喑。

此水制其火,心气寒而不舒也。

胸腹大,胁下与腰背相引而痛甚,则屈不能伸,髋髀如刖。

此火虚而水逆,阴寒凝滞,阳气不行也。

复则病鹜溏腹满,食饮不下,寒中肠鸣,泄注腹痛。

此火衰水亢,而火之子土以湿气复之,反侵水脏,而水之为害益甚,病在内也。

暴挛痿痹,足不任身。

此土制其水,而水气不行,病在外也。

火不及,其病内舍膺胁,外在经络。

此亦火衰之病,伏明之纪有之。

凡此气交所变之病,以甲巳、乙庚、丙辛、丁壬、戊癸年为序者,所以明合化之义。而中运五音之太少,亦因此而见也。

发表评论